TOP

赵炎秋:北卡的雨
栏目: 阅读 2018-06-08 10:07:11 来源:湖南艺术网

苏轼诗云:“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北卡的晴天是美好的。它晴得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艳阳高照,碧空如洗。不像有些地方的晴天,虽然出着太阳,天空却是灰蒙蒙的。它晴得美丽,晴得爽朗。蓝蓝的天空,依依的白云,爽爽的空气,呆在太阳地里,你感到的只是热,却并不潮也不闷。不像有的地方,虽然是晴天,但蓝蓝的天上飘白云只是歌词中的美景,实际生活中难得经常见到。虽是晴天,但你总感到身边好像裹着一团水气。

北卡的晴天的确是美好的,但是相对而言,我却更喜欢北卡的雨。

这自然首先是因为它的少。北卡不是一个缺水的地方,但是就天气而言,晴天占了它绝大多数的日子。中国古语云:一阴一阳为之道。世界万物都是由阴阳构成的,男女、刚柔、山水、雌雄……阴阳失调,必然导致紊乱,甚至灾难。晴天虽然好,但太多了也使人厌烦。每天艳阳高照,一睁开眼,强烈的太阳光就刺激着你的瞳孔,这虽然方便了你的活动,但是也未免过于单调。你也许心中会无端地生出几分焦燥,也许你在潜意识中会想望在雨中撑一把雨伞,翼翼前行的情调。如果正在这个时候,雨来了,你难道能不喜欢?

何况,北卡的雨还有这么多的优点!

它是知趣的。不像我国北方某些地区的雨,一连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不见踪影;也不像我国南方某些地方的雨,一连阴阴沉沉地下个几天、十几天,或者不停地前来拜访苦雨的人们,中间难得插进几个晴天。它总是在数天不见踪迹,你心中隐隐地觉得应该下点雨了的时候来临,然后又迅速地离去,就像一个知趣的客人。使你感到一丝遗憾,给你留下若干惆怅,使你在它刚刚离去的时候又盼望着它的再次来临。

北卡的雨也是温柔的。它很少以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作为先导,宣告自己的来临。它喜欢采用那种温文尔雅的方式:晴朗的天空在你不知不觉之中慢慢地聚满乌云,几滴雨点飘落在你的脸上,仿佛在给你提个醒儿,然后,连绵的雨线才不紧不慢地落下来,你很少有措手不及的时候。在落的过程中,它也很少瓢泼倾盆,至多也就像奔放的野马,粗大的雨点不断线地溅在地上,但很少有雨中行人最为害怕的狂风伴随。因此,在雨中行走,一把雨伞遮住头顶,你就基本上安全了,不用担心斜来的雨丝打湿了你的下半身。

北卡的雨像一个羞涩的小姑娘,总是不引人注目地来来去去。北卡的雨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以她的乳汁滋润着地上的万物。北卡的雨是一位谦逊的客人,虽然知道自己讨人喜欢,但从不居功自傲,总是把显著的位置让给别人。

我喜欢在雨来临的时候,站在门前的走廊上,看着它静静地落下来。青青的草地笼罩在一层细小的水珠之中,树的枝条随风轻快地跳动,远处传来汽车在雨中急驶的声音,反衬出雨中世界的静谧。我常常想,如果附近有一大的亭子,三四好友,一壶清茶,几包花生,大家抵膝而坐,伴着沥沥的雨声,谈论感兴趣的话题,应该也是一件赏心乐事。可惜没有这样的条件。

雨小的时候,我喜欢打着雨伞,沿着住宅前一条很少有火车开动的铁路,静静地走上一段路程,一面想着各种事情。这时,整条路上就我一个人,孤独中感到一丝满足,一种安宁,思想的野马往往跑到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地方。也有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只是默默地前行,眼睛稍往上看,注视着雨伞的边沿不断地遮断前方的雨水,开出一块无雨的空地,而自己的身子则不断地填补进去。也能感到一种无法言传的乐趣。

雨过天晴,大地很快吸干多余的水分,太阳投下炽热的光辉,晒干小草、树上的雨水,一切又很快地回复到雨前的状况,只是空气更加清新,天空更加蔚蓝,气候更加凉爽,大地也更加的青翠。路上的车辆与行人明显地多起来。这时如果你在北卡大学的校园,你就会发现,三三两两的男女学生星罗棋布地散布在校园里的长凳上、草地里、石墙边,或坐或躺,尽情地享受这雨后难得的时光。他们的衣服在雨后显得格外的鲜艳,笑声也似乎格外的清脆。

北卡的晴天是美好的,但是我更喜欢北卡的雨。


作者简介赵炎秋,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学研究》主编,湖南省文艺理论学会会长,湖南省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会副会长,湖南“121”人才工程第一梯队成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文艺理论、比较文学。曾发表小说《敬蛇冲纪事》《同样的世界》《人子降临》及散文若干。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罗鹿鸣:雪域信仰书(组诗)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458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