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欧阳斌:秋空
栏目: 阅读 2018-02-02 11:04:33 来源:湖南艺术网

蓝在一点一点变幻。变幻生出梦幻,梦幻令人迷荡!这梦幻般的蓝,令生命不知不觉一点点风干,风干成一片羽毛。躯干依然如树,立在峭壁之仞;心却已被秋风带走,渐行渐远。有一种无比的润泽,有一片无上的清凉,有一道灵光如闪电掠过秋空——


秋空如洗,突然间,仿佛什么都没有了!

缓缓微凉的秋风,带走了曾有的一切。天已如此之空,惟余一望无垠的蓝,至纯至净、无形无音的蓝,蓝得不能再蓝,令人生出无限遐思,无比向往,无边感动的蓝。

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曾有的一切,如梦如幻,随风飘远。那蜿蜒的山路,山路上的跋涉,跋涉中大颗大颗滴落的咸腥的汗珠,被汗珠润泽而拱土发芽生根开花以至被秋风轻轻摇曳的令人垂涎的肥硕之果。似见希望之手如落叶的枯枝伸向苍茫之天空,满心欢喜竞相采摘,小心翼翼地擦去果皮上的风尘,毫不顾忌地往口里塞,嘴角顺流出芬芳的蜜汁。所有的耕耘都已化为收获,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因此才有那么多生命不失时机争分夺秒在优雅的心境中品享丰美的晚餐。然后,在轻盈中放飞思绪……

一切的一切,似已羽化成即便是显微镜也难以察觉的混沌的黑点,混沌如浩瀚宇宙中的一颗微尘。这不耐等待的微尘,在秋空中飘移浮游的居无定所之尘,远远地离开地面了。它曾那样深切地热吻着大地,如今,却只能在漂泊中啜饮着空气中饱含的养分。也许,从空气中提炼足以让生命存活、健康乃至长生的养料将成为科学的新使命,一劳永逸地解决生命一瓢之饮,也许因此找到新的路径。

这蓝得令人心醉的纯粹,融化了所有的曾有,除了铭刻在记忆绝壁的斑驳之痕。想象的羽翅轻盈而透明,在盈蓝的光波中自由地游来游去。往事,如一尾尾刚刚出生的小蝌蚪,挣脱温情的母体,无拘无束,无挂无碍。浩瀚的虚空里,只有气流飘若游丝,宛如半天云里泻下的若隐若现之仙乐。

悄无声息的漂浮之蓝,静!没有一丝杂音,这就是无音之音吗?好像从来就不曾有过熙熙攘攘中孽生的喧闹,浮躁,令人甜腻的吹捧乃至千篇一律的颂唱,比真实更动人的虚假,以及嘴唇开合之时泛滥的丰富而充满想象的表情。这一切似乎都被春日的雷电劈碎了,被夏日的洪水裹挟而去了,秋空才有了这无边的清寂。无音之音里剩下的唯一或者说全部声音,是那么纤长而无以言状的美妙,宛似蔚蓝之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柔指在轻轻拨弄着神灵之弦,若风吹叶笛,雨打芭蕉,冰垂漏檐,荒漠中汩汩淌流而出的银白灵泉。天籁之音让人陶醉,无音之音却可以把人醉得死去活来。灵魂因之远离肉身而去,如漂浮的羽毛盲无所从地飞翔,飞向渐不可知的那个时空。

味觉也愈来愈干净了。曾有的柴火焦饭之香,陈年醇放的古酒之香,深夜飘幽的夜来之香,以及出浴时所散发的肤肌之香,曾经那样地不可抗拒,令人迷荡。未及细品生命丛林中的五味,便随这秋风轻轻托起。上升是什么感觉?坠落又是什么感觉?坠落也许入俗,入俗包含着真切的感官享受。上升越来越难品食人间烟火,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奔月英雄从月球回来了,招来无数“粉丝”芳心萌动。嫦娥却依然空怀姿色,孤守广寒之宫,在吴刚捧上的桂花酒中醉云梦雨。无味是什么味?说不出的味,说不清的味,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的味。若无真正干净的味蕾,能品出九重霄上的无味之味吗?

这秋空实在太大太大了!哪里是最后的栖居之所?哪里能让这轻盈的洁白的羽毛般的生命有一处如同太空站般的归宿?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要,就像星星那样,纽扣般地缀钉在夜空好了!我保证,一动也不动地守在那里,用信仰之光照耀需要光亮的生命之旅途。真的太累太累了。满身征尘,满心疲惫,能不能借我一朵流云,轻轻掬起这一天的至纯至蓝,将尘封的身心洗回一怀清纯,让至纯至蓝的清凉永久地驱赶奇痒难耐的燥暑之热。至纯至净的秋空啊,让我在秋风的轻轻拍打下,在无音之音的催眠中,在你怀里慢慢入睡吧!让我在挥别夕阳时分再度品味这悠长的梦香。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却还是显出一副容易的模样。呵呵,秋空,你那巨亮无比明察秋毫的天蓝色的眼睛能不能投来最深情的一瞥?你那盈盈波光是不是吐露出最温情的疼爱?

浩瀚无际的秋空,没有比你更大的大,没有比你更空的空。惟有卸下重负,才能飞得高远,才能进入无所不容无所不有的空。这是永不消逝的蓝,这是最可依托的蓝,这是极度清醒的觉悟,这是不可规避的宿命。这是无形无气、无味无声、什么都没有的无所不有,这是至纯至净,宽博包容的最后的也是最高最远的圣域乐土。呵,我们仰望的秋空呵,告诉我,这一碧万顷的蔚蓝背后,还隐含了多少霜雨冰雪,狂风雷电?轮番而至的冬天、春天、夏天,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一切的一切,还可不可以失而复得?

固然,“有”是那样耐人寻味。“无”的滋味,才是真的无味之味。也曾在坚硬的褐黄色的岩石下苦苦挣扎。一颗微不足道的种子,带着与生俱来的憧憬,来到天空下的这一望无际的春之旷野,从此再也回不去了。鹅黄色的稚嫩渐次冷绿,一片新叶便是一张贪婪的小嘴,雨露如月之乳浆,金黄金黄的阳光播撒着母爱的慈祥。遥远的乡愁里,回响起常听常新的童谣。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讲故事,讲的什么呢……

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

就这样,生命一天天大了。浓密的夏荫,仰首,浓绿遮蔽,偶有金子般的光影泄入,带着几缕温情。天空被切割成无数不很规矩的碎片,还有那云,那雷,那电,那总也数不尽的星星,那只有在雨后的阳光下才会一展姿色的七彩虹桥。

这巨大的七彩之虹,曾那么绚丽地引诱着生命不知疲倦地前行。梦想有那么一天,踩着这道虹桥走向彼岸,为此而日夜兼程。

多么令人目眩的美丽:虹桥!好像更爱在春末夏初出现,当大西洋与太平洋交接的好望角再现这巨大的虹桥之时,有人就发问,这是人们昼思夜想、苦苦追寻、通向天国的那一座圣桥吗?

不知不觉就入秋了。蔚蓝秋空下的这座秋山,依然在生产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这是一座灵山,更是一座家山。实在太累了,好想歇歇了。千里万里,我要回到你的怀抱,认认真真做一棵树。啊,我的家山,深藏着我的童心的这弥漫着乡愁的家山呵,我如此想念你,像孩子思念母亲的乳香。可我的鞋子,不知掉到哪里去了。秋光遍染的家山啊,把我的童心还给我吧,连同随风而逝的青葱岁月。我要再一次开始,从秋到冬,从冬到春。

山上的深深庭院,弥散着杏黄的神秘。历史老人盘坐如佛,一手数着念珠,一手敲着暮鼓,一坐便是数千年。长长的胡子里,每一根都生长着传奇的故事。山下的上山,山上的下山,山外的进山,山里的出山,如尘封的发黄的线装书无数次翻过来翻过去。情爱轻轻地化作银亮的月光,清冽的山泉边,乃至浓密的林阴里,不改初心的孔雀,悄悄张开最可炫耀的扇状彩屏。生命交流也许是最无须说教的功课,如漫山站立的旁逸斜出之树,百姿千态。每一阵山风掠过,都能煽动起一片摄人心魄的轻吟。裸露是最惊心动魄的展示,把父母的良苦用心以这种毫无保留的方式取悦心上之人,难道还不足以展示人性的神圣与美丽?!轻吟,其实可以理解为无休无止的倾诉。神感,却每每发生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和空间。总是有了感觉,然后生出感动,最终默契感应。

你来了,亲爱的孩子!还有孩子的孩子!在喃呢之语的陪伴下,你的身影牵动万丈霞云。令我昏眼发亮的孩子啊!你不觉得有点姗姗来迟吗?月亮真的只能在黄昏升起吗?那漫长的白天,你到哪里去了?我爱你的童音,像爱穿过林间的叶笛;我爱你的眼波,像爱这一天的蓝,一味的蓝。我想倒溯时光之河,化作一只小蝌蚪,在你的盈盈眼波游来游去。会有那么一天,我再也游不动了,就一劳永逸地安歇在你的眼湖里,安安静静,不生半丝涟漪。

蓝在一点一点变幻。变幻生出梦幻,梦幻令人迷荡!这梦幻般的蓝,令生命不知不觉一点点风干,风干成一片羽毛。躯干依然如树,立在峭壁之仞;心却已被秋风带走,渐行渐远。有一种无比的润泽,有一片无上的清凉,有一道灵光如闪电掠过秋空,有一级一级的台阶在通向美丽的虹桥。太美了,实在太美了。怎么也没想到缓缓开启的这一扇门竟有如此奇妙的风景?永不停顿的微笑是很耗能量的,可面朝家山的开怀大笑能使白发转青。我回来了,家山,绵绵秋风秋雨过后,令我在满怀清凉中看到了这复归于婴儿的无边之蓝,无限之蓝,无穷无尽之蓝。

总有一天,我会消融在这片碧蓝, 而心中的那道彩虹,必如凤凰浴火重生……


初稿于戊子立秋

修改于丙申父亲节

初稿写于戊子八月初五亦即2008年9月4日


最近常听一些怀旧的音乐,似在探寻一种空灵的感觉。正如帕斯卡尔所说,人是会思想的芦苇,文学也是这样,写着写着乡愁就起来了……

(原载《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2期)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紫云英:橘洲田土仍膏腴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