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罗鹿鸣:雪域信仰书(组诗)
栏目: 阅读 2018-04-13 09:09:01 来源:创作与评论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秘书长,湖南省金融作家协会主席。在《诗刊》《人民文学》及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1000多首,出版《屋顶上的红月亮》《围绕青海湖》《光芒与洪荒》等6部诗集与报告文学共12部。参加诗刊社“第三届青春回眸诗会”,获 “第八届丁玲文学奖一等奖”和第一届、第二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诗歌一等奖”等各类文学奖项数十项。



目光与空

目光,为何被你灼伤

你圆寂了的火焰

挣扎不了的花朵

不再燃烧的风

再也煮不沸

空空如也的大湖


背书一道石砌的红墙

向大地投射五体

每一次投射,都是一次丈量

一架循序渐进的磕头机

向佛国净土的地核掘进

一只即将涅槃的雪豹

穿着牛仔裤羽绒衣


有一种痛叫做宠辱皆忘

有一种金戈铁马叫做万事成空


来生

牧草丰美,饲养牛羊

来生变得膘肥体壮

膘肥体壮的牛羊

在牧民的胃口里轮回

生命的轨迹数倍地延长

凡夫俗子葬身鹰腹

肉身竟然也有了飞翔


那个以身饲虎的王子

具有一副菩萨心肠


巴颜喀拉的信仰               

那么多白云都跑哪里去了

一朵棉花映衬天的湛蓝

水洗过的天空还原它的纯粹

山峦上盖着军绿色的地毯


高山草甸,隆起,丰满

巴颜喀拉山柔美地呈现

不要高大,不要雄伟,不要壮观

此刻,只要这妩媚的绿与超凡


一条长长的经幡蜿蜒而至

系着远处的神秘与祈福

长虹卧波在山脊之上

信仰的河流能翻山越岭


我把它带到躁动不已的江南

做成电脑上的一个桌面

一帖安神的药膏,抚平

心里忐忑不安的波澜


相遇佛光

佛手以白云的形式从雪线之缘伸出

手势是平静的,与铺开的锦缎几无二致

我的镜头冲动地昂了起来,佛光慷慨

太阳的光斑让我的相机热泪满满


佛光的彩帽不经意地戴到了我的头上

一朵陈年的肉体混迹高山杜鹃里迎风开放

我显得贪婪,将眼眸做成无底的布袋

把盛大的光瀑带回城市,净化雾霾


手提酥油罐的少年

听说过永不坍塌的墙吗

那是少年时的依靠

也是内心的信仰

我因此不再渺小

也不惧死亡


我的酥油罐里没有江湖

也不生长权杖

储藏一壶的光明里

宣告金钱已经逃亡


岁月还在成长

我愿永生这个模样

脸蛋盛开着高原红

眼睛闪着圣洁的光芒

心如羊卓雍湖面

蔚蓝,没有波浪


一个惊恐的发现

我在一座座神山下脱帽致敬

阿尼玛卿,年保玉则,南迦巴瓦,珠穆朗玛

冈仁波齐,念青唐古拉,巍巍昆仑

在广阔的天宇下如过江之鲫


我将一汪汪的圣湖捧在手心

仙女湖,那木那措,玛旁雍措

色林措,纳木措,淼淼青海湖

这些世界屋脊上浩荡的玉佩


人在马上,心在经堂

神的奇迹在山川显形

连我的脚印都快步步生莲了

当我走遍青藏高原我终于有了一个惊恐的发现

人离人,很远

人离神,很近

这断断不是

亲而疏,疏而亲的简单游戏


八月晒佛

佛卷着身子,梦倒在氆氇里

以沉潜的姿势接受供奉

长夜很短,白昼偏慢

光阴从寺里穿走了一年

又到雪顿节,佛要到山坡上

舒筋活骨,让流着鲜奶的阳光

催开格桑花的又一季青春


长号低沉、浑厚的礼曲

吹动大佛的慈眉善目和金缕玉衣

多彩的哈达扎在信仰里,好大一堆

柏烟的呐喊与絮语格外真切

目光的质地,让山岩发热

摩顶之后,石头也轻松如风


佛的能指,使得一座山沸腾不已

人心决定着佛的站位与高度

虔诚的金箔在幡盖的暗示下发光

脚指头从鞋尖冒出,窥探归程


雪域信仰书

我问自己,是在雪域梦

深睡的羽翼上,还是腹腔的

饕餮里。我想知道

天路的尽头,是否是慈航的启程。我不明白

夜与昼的真相、我

与我的区分


法螺的波涛

在雪山的额头超度

信徒的脚印,盖在

因信仰而庄严,而

生动的大地


山是神山,水是

圣水,人是

生生不息的

活菩萨。生

是死的现在词

死,是生的未来式

这里,没有对死亡的

畏惧,只有生的挣扎

超然物外,求解脱的

信物,处处可见


人们一路向西

五体投地者,虔诚的心

使山河起伏,海晏湖清

世间沐浴宁静的光明


冈仁波齐的笑脸

从未见过如此迷人的笑脸

云的长发是如此的深谋远虑

波谲云诡的面额

又是如此的光明磊落


在远处眺望着您的雪盔

慈善、慈爱、慈祥的脸庞

几道巨型的横纹联结东西

让万方的信徒皈依


在近处仰望您的慈容

端坐高处纹丝不动

脚下五十多公里的转山道

磨练了无数的世事人心


当夕辉染色您的金发

七彩的峨冠如此楚楚动人

八瓣莲花与落霞一起开放

让这个世界相信:有容乃大


珠峰佛陀

是来自冥冥中的第一缕晨光

镀亮您的。这尘世与仙界

欢喜的媒介,让一个匆匆

而至的观光客,知晓了

雄伟,壮观,肃穆与神圣

您高高在上,高在地球之巅

却是何等的平和,安祥

光的刻刀,塑您黄金的头颅

睿智的脑力激荡,让整个世界

自惭形秽


云的霞帔,作您额前

灵性的刘海,您

面庞清雅,目光如炬

透露一种狰狞而庄严的力量

那是凛然不可冒犯的山大王

君临天下时的气象


您凝视苍穹,与众神沟通

祈求福祉,祷告安康

让狼烟止熄,纷争退场

干戈与玉帛握手言欢

日与月,相敬如宾

天和地,把盏相庆


一头尘世穴地上

良知未灭的九色鹿

因为仰望而顿悟

高处不胜寒,此刻浑身一阵伟大的

颤栗


那木那措观前世来生

我只看到天光云影

徘徊不定,若隐若现

像一场误会又像故作神秘

我只看到微澜铺陈

像不再青春的额头皱褶

被时光打磨,倾向于宁静

我只看到雪山投入湖中

一张凛白的脸,不知是否

暗藏某种玄机,或泄漏某种天机


人,有前世吗?有来生吗

这个仅仅一平方公里的圣湖

真能容纳所有人前世今生

与今生来世的际会吗

怎么在这海拔5200米的山脊上

不,是在今生今世

怎么就没有察觉前世来生

一点点蛛丝马迹呢


噢,我恍然大悟

因为我没有斋戒沐浴

没有焚香,没有盛妆

属心诚则灵的例外

或许,万里迢迢而来

并不代表就是心诚


过往的那些年那些事

匆忙转换一个一个镜头

一只无踪无影的手

将人生一切操纵于无形

操控今生今世各种各样的情节

貌似随机生成和即兴演出

出彩的部分,自以为是的高潮

其实都是事先预设的故事

就像此时此刻,在那木那措

除了看到藏族兄弟姐妹

眼里涌出的江湖星月

我对自己的前世来生

一无所获

(原载《创作与评论》2017年12月号上半月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卜   布:去一个地方看你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