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卜   布:去一个地方看你
栏目: 阅读 2018-04-03 08:48:00 来源:创作与评论


天外还是一片灰白,一道道建筑的轮廓高低起伏,柔软中带着伤。我的脑际无端滑过半句流行歌词。不一会,窗外出现一抹微醉的蓝光,身边的空气里仿佛渗透出一股幽香。

在一种寒凉的迢遥里,我感知到你的呼息。

你从远处走来,着一袭青衫,手握一卷书,在烟墨如雨的长巷里慢行。四周阒无一人。远处的晨鼓传来,隐约有妙龄女子在歌唱,带着若有若无的忧伤。你眉眼不抬,神色不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外在的一切,宛若都与你无关。不过是一个侧影,我的呼吸就急促起来。过了良久,终于轻启脚步,踩着湿漉漉的青石板路,来到你的面前。我伸出纤纤双手,并置于书卷之上。你抬起头来,脸上布满了惊讶,不解的眼神对视于我,年轻的我对你而言是多么陌生。

是的,我们并不相识。但是,这次行程是你邀请我来的。没有错,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分,有细雨纷飞,打落在窗外那株美人蕉上,地上一片落红,城楼的钟声悠远而绵长,手里的书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一旁,这个时候你悄然地摸到我的住所,用手指敲响了我的窗棂。

你站在我的窗前,用一双含笑的眼睛注视着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那里远山如黛,白雾横江,还有会唱山歌的年青郎。

我几乎是毫不迟疑地相信了你。我没有办法不相信你。在你出现之前,有一头上下翻腾的猛兽,对着我嗷嗷嘶吼。那吃人的目光,大咧的嘴,随时想要将我吞下肚去,我相信它会将我整个吞下肚去,连骨头也不吐。我不断后退,想要躲藏,无奈后面是深不可测的断崖。眼见得猛兽一步步朝我逼近,恐怖的情绪将我的心挤压出一滴滴鲜红,滴答落在地上,最后竟然萎缩成一朵枯败的花。

我不知道那头猛兽从何而来,是来自漠漭荒野,抑或是我干涸不测的内心?

但是你,出现在猛兽面前,依然是一袭青衫,一卷经纶,沉静如语。猛兽慢慢然退缩,终于暂时消失不见。我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狂乱不已。

你已洞察了我内心的荒漠。说要带我去一个好地方,给我一个绝妙武器,抵挡猛兽的再次侵袭。我掀开被子下床,发髻有些松散,步伐因为久卧而感觉有些不稳,我打开大门,你却已经消失不见,门边有缕缕墨香,那是你的指引。

无疑,是你给我了抵抗的能力,而不是一味去顺应,被吞噬。 

讨厌的大黄冲了过来,跟着我前后上下乱蹿,我严肃地批评了它,往日与它的相依为命让它忘记了分寸,但到底我是人它是狗,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这陡然的改变让它变得极其愤怒,打翻了面前那盆狗粮,还咬碎了我珍爱的那株红色海棠,海棠生生地滴出血来,那是她对大黄的控诉,却刺痛了我的心。为此,我关了大黄的禁闭,就连去隔壁陈裁缝家也不带它。

我去隔壁陈裁缝家,定制了一套新衣。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配一条同色绿的长裙,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紫,裙摆用丝线勾出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当我穿上它将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我看到陈裁缝眼里闪出一种光亮,他是裁缝,自然懂得我这般装扮的背后,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寂寞、苍凉,大凡装扮艳丽的女子,都有无从诉说的深情,而那深情,无人可挡。鲜红的大红钞票啪地扔在桌上,身为裁缝不是他的低贱,低贱的是他身为裁缝,却试图去染指那优美的绿地小黄花绸衣下面包裹的,那苗条柔软的曲线。自从有了你,我知道贞洁的意义,是因为有了爱,远不只是针对肉身。

回到家时,大黄对我投过来哀怨的眼神,我飞速地解开了它的束缚,以往去陈裁缝家里的时候,它总不肯吃他扔来的骨头,顿时我明白了它的忠诚。我原谅了它的莽撞,急急地熬了一锅狗粮,送到他的面前。大黄委屈地呜呜,汪汪的眼睛透着清亮,我摸摸它的头,转身用小木棍撑起了红色海棠受伤的身体。血红的泪滴糊到了我的手上,粘粘地有些不舒服,这种不舒服,让我想起昨夜似乎有梦,梦里似乎有一男子站在我的床前,是你吗?我急急地拾起床边遗落的书,试图在里面找到一星半点的痕迹。书香隐隐,我一把抓住你的手,质问你为何无端闯进我的闺房,可是书里的你却说:“闯你闺房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这叫什么回答,难道是我自己与自己的爱恋吗?莫非我是寂寞得发疯了?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回答。我要当面来问你。

我慎重地写了一封信给你,因为我不知道你的电话。最重要的是,我不知什么时候得了一种病,想要开口说话,却已非常为难。我在信里告知了这次行程,希望你能在那座城里等我。封上信封的时候我却不知道寄往哪里,空白的收件地址显得特别滑稽,干脆把信丢到一边去,免去许多俗套。你写了无数的信,可是到最后那名女子却只爱上了你的信,不是你的人,这等蠢事我是不做的。况且,我的人比信漂亮多了。

我坐在梳妆台前细细地描眉,上眼影,盘发,为了这次相聚,就连见面时的呼吸我都反复练习。我站在镜子前从上而下打量自己,镜子里的女子清丽动人,难怪陈裁缝会守不住自己。我满意地对镜微笑,想像着当我站在你的面前,你澄澈如星的眼眸,印着我娇俏无比的身影,有晶莹在闪耀,那种闪耀,陈裁缝是远远也比不上的,不,陈裁缝根本不能与之相比,那简直是对你的一种诋毁,那将比杀了你还要难受。

待到一切都准备妥当,这才拿起蓝色小包袱,关上木制的当大门,粘人的大黄跟在我的后面,二尺来远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我蹲下身子,抚摸它的脑袋,告诉他这是一次特别重要的旅行,因为特别重要,所以需要走遍千山万水。它听懂了我的私语,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寂寞得快要发疯的深情,摇一摇尾巴,表示同意。可没当我走上两步,它却又从后面追了上来,从来我就是一个路痴,这千山万水的路程,我又如何找到正确的方向?它固执地跟着我走,时而前头嗅嗅,时而回头望望,我先前竟然质疑它的兽性,但即便我等凡人,又能做到此般忠诚?

但终究我还是喝住了它,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程,它又能护我到哪个路口?我对着它虎起了脸,做出恼怒的姿势,甚至不惜对它抡起蓝色小包袱。它停下来,不敢再往前一步,三角形的脸上现着无可奈何的应允。它担心我在漫漫旅程中迷了路,又害怕我会去见陈裁缝或是和陈裁缝一样的人。

不,你不是陈裁缝。我对着大黄的眼睛,一遍遍告诉它,我要去见的那个人,沉静如斯,士气如虹。我要去见你,不管旅途中发生什么,我都要去见你,这是前世的约定。

我选择了一条由南而上靠东的官路,你说由着这官路前行,将近湘西边境有一个小山城,那里是你客居的地方,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还有淳朴憨厚的乡亲。我听得分外兴奋,如今的世界污垢不堪,你口中的小山城虽然原始,却足以安放我的灵魂。正因为如此,我更加急切地想要到达那个地方,然而我终究是搞不太清楚方向,包袱里随身携带的那本书里记载了详细的路线,可到底是隔了年代,许多事物已经时过镜迁,再无往日模样。我一会儿疾走,一会儿停留,一会儿彷徨,一会儿兴奋,这寻路的艰难,让我生出许多感慨,甚至有时想中途放弃,奈何回头看看来时的路,竟也变得扑朔迷离,唯有硬着头皮闭着眼睛,一路往前冲。

终于到达一条宽约二十丈的小溪,河床为大片石头做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杲杲的太阳将它的光芒投了下来,流淌的河面便有一万只金色的眼睛,在笑。我在小溪边上停了下来,清亮的水面倒映出我的颜容,那灰头土脸的颓靡女子,哪里还有往日清丽脱俗的一点痕迹,旅途的狼狈取代了来时的欢喜。金色的“眼睛们”还在笑,我恼怒地拾起旁边的几枚砾石,狠狠地朝它们扔去,“眼睛们”吓得花容失色,平静的河面泛起一圈圈涟漪。尤其如此,我还报复性地让一双大脚丫从黑色绣花鞋里跑了出来,调皮地不怀好意地去撩拔那些只“眼睛”,靠近些的便羞涩地跑得无影无踪,有些却也大胆地亲吻我的趾头,痒痒的,让我想起那天晚上,似曾也有过这样的酥麻。那天晚上,你也是用这种方式来撩拔我?“眼睛们”眨呀眨,我分明看见你言笑晏晏。可是那么多双“眼睛”,我不知哪一双属于你。

有优美缠绵的歌声飞进我的耳里,是哪个少年在引颈高歌?我侧耳聆听,为什么他的歌声里全是凄迷?是因了爱情的无望,还是无奈世间的捉弄?我在歌声里沉醉过去,恍惚中身体竟然飘然飞了起来,那歌声就如一根线,引着我越过潺潺溪流,叠叠青山,飞向冥冥中似乎早就设定好的轨道。

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面前。皮肤黑黑,一双眸子清亮如水晶。我大约认得她,也不诧异她在这半空之中。她上前就牵了我的手,嚷着要去摘那山头的虎耳草。这种植物在我看来没什么出奇,她却小心翼翼地拢在胸前视若珍宝,红霞盛开在那黑黑的皮肤上,透出一种圣洁的光泽。

“这草,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她对着我嫣然一笑,甜蜜中带着羞涩,既不言也不语转身追着歌声而去。瞬间我明白过来,这个虎耳草,大概是她一订终生的信物,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深爱着那个唱歌的少年。

歌声越来越近,我终于可见在那山头高歌的年青郎。长得那么英俊,与这手捧虎耳草的女孩金童玉女羡煞旁人。眼见得距离越来越近,女孩却再也不能近得半分,那兜虎耳草迟迟交不到他的手里。我看得着急,对着山头大喊一声:喂,她在这里。

回声在山头荡漾,飘散在小溪,尔后随着流水一起沉至谷底。是少年没有听到我的呼喊,还是女孩失去了爱的勇气,歌声渐渐平息,女孩也不见踪迹,留下我孤独一人,落坐在这小溪流水边。有水草从上游顺水而来,那不就是女孩手里紧抓的那把虎耳草?有不安从心底慢慢升起,这世间多的是无望的爱情,少的是幸福的成全,他们定然已魂归天堂,在那个国度,是否允许单纯爱情的存在?他们能够牵手在天堂里漫行?又或者,金童玉女已化身那对翩翩起飞的蝴蝶,青春茵茵任他们随意嬉戏,是否可有这样一种欢喜?

我愈加想要见到你。睿智如你,定能给我一个想要的答案。

再无心思与“眼睛们”斗气,即便真是你幻化为精灵,我也要你真真切切待我,一如当年你写给那个女子的那些信,句句都是“我爱你。”

拾脚抬身,拿起小包袱,招手呼喊对岸的渡客人。

小溪为川湘来往孔道,有现代的水泥桥贯穿,我却选择乘一只方头渡船。待那年老的渡客人将船拢岸,我就着溪岸两端水槽牵着的那段索缆,引手攀援。老船夫慢慢地牵船过得对岸去,待得船将拢岸了,他一边冲我嚷嚷“慢点慢点”,一边自己却又霍地跃上了岸,等到船只稳了,这才让我拉着铁环,上得岸去。我记得你对我说,这里的人们纯朴憨厚,对陌生人也是极其体贴亲近。

我想送老船夫一扎草烟,又从自带的茶叶里抓出一把,塞到他的手里,可他却连连摆手,频频说不。山里人一贯如此,再硬要塞下去只怕是要吵嘴了。于是不再坚持,顺着河堤向岸上走,背后却传来老船夫的叫喊:“等等。”

我转过头来,看到老船夫黝黑的脸上泛着通红。脑门子明显冒着热汗,这在刚才的费力劳作也不曾出现。他直直地望着我,虽知这样的凝视毫无恶意,可我到底面薄,顿时面若桃花,止不住轻问一句:“老爷爷在看什么?”

老船夫赶紧转过头去,纵然山人不知繁文褥节,可盯着一个大姑娘家家到底不甚妥当。待得我转身离去,怯怯的一句问话才从背后响起:“你可是名叫翠翠吗?”

翠翠?哪个翠翠?我不解地望着老人家,他的眼神又不自觉落在我的身上,不,是我系在身上的蓝色包袱上,莫是又想着接受那茶叶吗?

解下包袱,一束重重叠叠长满了青苔和葱绿的带有白色条纹的野草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么熟悉却又那么刺眼,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子飞过重山骏岭拼着生命采摘的虎耳草吗?就是那把她怎么也送不到那个唱歌阿哥手里的虎耳草!

我猛地一把抽了出来,狠狠地对着外面扔去。这把倒霉的草什么时候钻到了我的包袱?“我不是翠翠。我才不要是翠翠!”我对着老人大声回答,那个翠翠不懂得争取自己的爱情,她活该守一辈子渡船,等一个一辈子也回不来的男人。

老船夫老泪纵横,终于再也不说什么,戴起他那个斗笠,自己走了。

我呆呆的望着那个背影,半饷没有言语。那个翠翠,自己又何尝愿意是“翠翠”。

上得岸去,迫不及待地走进了你说的那座城,小城安静平和,客店、理发馆、饭店、杂货铺、油行、盐栈、花衣庄,无一不全,装点了这条河街。有纤夫和我一起上来,拿了细点心洋糖之类进城中来换钱。杂货铺子里有大把的粉条,大缸的白糖,还有炮仗,红蜡烛,我在柜台前转来转去,想买两丈官青布,为你量身材做衣裳,或一坛好烧酒,倒烧酒坐案桌,对你举起碗来,许你一世欢喜。

“你买我的酒,定然是好的……”杂货铺子的老板抱起酒坛,将那酽冽的烧酒啊,从陶质的坛里倒出,流进山城自制的土碗里去,无尽芳香。酒真是一个好东西,任何一个人喝了都会欢喜,那无尽的孤独,诸多的不如意,全都在醉意里化为乌有,世界重新变得理想,还有美丽。

现如今已到得城里,你已随时可见,倒不急着联系了。觅得一处民房,黄泥的墙,乌黑的瓦,房子一半着陆,一半在水,推开窗去,山中翠竹逼人眼,穿山而过的那条小河里有一只小船。船头有人背手而立,对江而吟,我的心顿时又怦怦跳动,正好船转过湾里码头,那人转过头来,一样瘦削与儒雅,却不是你。                                                                                                                     

我在书桌边上坐下,将自己窝进宽大的藤椅,用如水的目光抚摸桌上的笔墨,纸砚,还有一叠书写一半的文稿。看来在我入住之前,这间房里住过了一位文人墨客,我分明看到一位男子戴着眼镜伏案疾书的身影,他时而思考,时而疾书,他时而皱眉,时而微笑,那样的神色对于我来讲是多么熟悉,就连一紧一慢的呼吸节奏都诡异地相似。莫非这位之前的房客,就是我要见的你?心脏再次怦怦地跳得厉害,是你冥冥之中的牵引,还是我与你天生注定的缘份,又或者是同一份孤独,让我们爱上了同样的事物。闪动的窗花随思绪起舞,新沏的清茶渐渐冷却,我端起来一饮而尽,失去温度的茶水带着涩涩的苦,一如当年那个你,在灰暗岁月里饮尽的那一腔寂寞。我发现我和你,是如此的相似,这让我开始有些相信你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闯进你闺房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窗外出现一抹微醉的蓝光,我已起床梳洗打扮妥当,推开木制的大门,手捧一束洁白芬芳的七里香,顺着你常走的那条青石板路,等待一次不期的邂逅。

你从烟雾如雨的长巷那头走了过来,着一袭青衫,手握一本书,我的心提到了嗓子口,想象着你站在我面前的第一个动作,还有第一句问候。

你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近,熟悉的气息曾在我的梦中萦绕。我紧张而兴奋,款款朝你迎去,纤纤双手伸至你的面前,突如其来的动作惊拢了你,得以让你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我终于看到你的正面,分明是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甚至一吐一纳的呼吸,都与那天我耳边的喘息如出一辙。一阵晕眩突如其来,异样的温存让我无法呼吸,身体紧绷,然后像潮水一样翻涌,拍打着像礁石一样的你。

又下起了雨,比那天的雨还要大,身上的温度渐渐抽离,你眉眼不抬,神色不动。

“你不是翠翠?”疏离的问话让我显得特别的尴尬。我慌乱地解释这所有的一切,从你的邀请到我的旅程,急切的心情显而易现,好不容易等到我长长短短说完了,你却轻轻回我一句:“邀请你来的人并不是我。”

我愣愣地看着他,失语的病情再度复发,我只能愣愣地看着你。

不是你吗?面前的这名面容清瘦神清气爽的男子,不是你吗?不是那个让我整日碎碎念念,恍然出神的你吗?那个在文字里寂寞和忧伤的人,那个在山水和妓女的眼神里发现了微光的人,那个将苦难与屈辱化作波涌的人,那个要不战死沙场,便要回到故乡的人,不是你吗?

不是你,又会是谁呢?我扯着你的衣袖,固执地想要一个答案。雨,下得越来越大,雷鸣,闪电,狂风与乌云纠缠在一起,踢打着,撕咬着,垮了,满屋的书都垮掉了,一本本掉在地上……不留神间,你已挣脱开去,孤独的背影在青石板路上渐行渐远。

我急忙捡起地上的书,翻动着书页,里面有你写下的邀请,我倒想要看看你面对这白纸黑字还能如何否认?回过头去,哪里又还有你的影子,甚至前一秒还清晰可见的街道、河流全都幻化在空气里。我听到大黄的声音,它在床边呜呜地叫,我颤抖着翻动书页,上面书写了无数的传奇。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你再不会来见我了,再不会了。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大黄,认定你是它隐形的主人。是的,我只能这样了。


卜布,80后,岳阳华容人。曾在广东从事工厂行政管理多年,现供职于地方电视台新媒体。曾发表过多篇网络小说。

(原载《创作与评论》2017年12月号上半月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罗鹿鸣:雪域信仰书(组诗) 下一篇欧阳斌:秋空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458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