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老兵新传”品乡愁一一访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欧阳斌
栏目: 人物 2016-06-13 16:01:21 来源:湖南艺术网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欧阳斌接受怀化日报采访。


欧阳斌,1954年12月出生,湖南省耒阳人。现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

1973年参加工作,197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毕业于邵阳师专中文科,历史学博士,在职研究生学历。历任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怀化市委书记,湖南省交通厅厅长,湖南省政协党组成员、秘书长、办公厅主任。197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湖南省作家协会,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随笔集《青春絮语——人生十九论》《人生顿悟》,散文集《远方的诱惑》《生命的风景》《蓝色的远峰》《黎明心语》《伫望星空》,博士论著《曾国藩与湖湘文化》等。作品曾获1982年边疆万里行活动中国家民委、广电部征文一等奖。随笔《生命的暗示》入选中学课本,并入选全国普通高考语文试题题库。


4月22日上午,在怀化担任过六年市委书记的省政协副主席欧阳斌,在省文联第九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会上当选省文联主席。

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评价欧阳斌,是一位领导经验丰富的学者型领导,也是一位勤奋的作家;省文联原主席谭仲池评价欧阳斌,具有很高的理论素养、有很丰富的领导经验,一定会带领文联创造新的辉煌。

欧阳斌主席,让记者觉得特别亲切,因为他曾经是媒体人,在湖南日报驻邵阳记者站担任过记者;欧阳斌主席,让记者觉得特别亲近,因为他曾经在怀化工作,把美好的东西留给了怀化,怀化为他自己乡愁浓重的地方。

4月26日下午,记者如约赶到长沙。欧阳斌主席在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为湖南文艺界当好合格的“服务员”

 

记者:这次当选省文联主席,有哪些感想?

 

欧阳斌:说实在话,这次组织上让我兼任省文联主席,我自己也没想到。当选以后,确确实实感慨万千。这主要是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下乡当过知识青年,后来招工进工厂当了工人,始终对文学艺术抱有浓厚兴趣,并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文艺创作,尝试给一些刊物寄过一些稿子。我在当选感言里面,说到过这些往事。说实话,那个时候将稿子寄出去之后,就苦苦期盼着编辑部的回信,那怕是一封退稿信,也会很认真珍藏。我们对于文学的这种热爱,是一种很纯粹的热爱,希望在这些方面有一些自己的东西能够发表。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岁月埋下的文学种子,或者说文艺的种子,一直潜移默化影响着我的生活道路和生命情怀。

今天,省委把这么一份重任交给我,我最大的想法,就是要为湖南的文艺界当一个合格的“服务员”,甘当孺子牛,为大家服好务,真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任劳任怨,鞠躬尽瘁。我想,这份重任对于我来说,可能我职业生涯写的最后一部作品,我看可以叫做“老兵新传”。

 

文艺创作是一种高贵的精神生活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加入中国作协、成为作家的?都出版过哪些作品?

 

欧阳斌:我从1973年开始发表作品。加入湖南作家协会是1980年3月,当时我是在邵阳师专中文科念书。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是1993年,当时我在邵阳市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是谭谈同志介绍我入会的。我的著作不多,也很少送人,因为我一直坚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集中精力为老百姓办一些实事。应该说,文艺创作只是我工作之余一种高贵的精神生活。

关于我的著作,诗歌方面有长征出版社出版的《大地的笑涡》,散文方面有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我的宁静的红雨湖》、《哲人的乐园》,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容易》,《远方的诱惑》,博士论著有《曾国藩与湖湘文化》等等,这些著作有的用我的本名出版,有的用我的笔名田澍出版。

 

对文学的追求源于纯粹的热爱

 

记者:您当选省文联主席感言中称自己是“老文青”,对自己这个“老文青”作何评价?

 

欧阳斌:应该这么说吧,当那段岁月成为遥远的过去,我们会深深地回味那些艰难而美好的日子。所谓艰难,因为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成长伴随着汗水和许多艰辛;所谓美好,是因为我们对于理想的向往、对于文学的追求,都是源于一种非常纯粹的热爱,没有什么功利色彩。如果说也还有一点功利的话,无非就是想发表,让更多的人看到,产生心灵的共鸣。那个时候的想法很单纯,当然也很稚嫩。

 

因《生命的暗示》有时有点难为情

 

记者:听说您的随笔《生命的暗示》曾经入选中学课本,并入选全国普通高考语文试题题库。您写作这篇文章的体会是什么?

 

欧阳斌:在写《生命的暗示》的时候,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35岁那年,在一个凌晨4点,我起来了,起得很早。窗外,面对的是红雨湖,远方有火车开过去,发出隆隆响声,这个时候,随手写下了这篇随笔,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后来也没什么改动,我寄给了广东的《随笔》杂志,接着就发表了。紧接着《读者文摘》转载了。

前几年,有一个年轻朋友上网后问我,你是不是写过一篇叫《生命的暗示》的文章,我说是呀。这个朋友说网上有这篇文章,并找给我看。结果网上看到这篇文章,有考试题,可能进了题库,同时还有一些辅导教材的那种题目和问答等等。我看到之后很意外,很高兴,但是也有一点点难为情。因为我的文章给那么多的小孩出了难题,尽管这不是我的初衷。现在想来,有些题目让我来做,也未必能得到高分。

总而言之,我非常感谢教育部门将我的文章选入中学课本。同时也感谢老师和同学们与我不曾谋面的“文缘”。

 

美丽怀化是我乡愁浓重的地方

 

记者:在怀化市委书记岗位履职六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欧阳斌:在怀化工作,最大的感受应该是两条,第一条,我把我最美好的东西留给了怀化,包括我最宝贵的岁月。我45岁进入怀化,51岁调离怀化,整整六年。第二条,更重要的是怀化的山山水水,怀化的干部群众,把他们最好的东西给了我。这也是我对于怀化那段岁月终身无法忘却的感怀。今天上午我在省委参加一个活动,遇到杨正午老书记,我还跟他谈起这件事情。因为当年省委派我到怀化工作时,他时任省委书记。当然,我也跟其他一些朋友说到,美丽怀化是我乡愁浓重的地方,原来我想说怀化是我乡愁最重的地方,但我怕我的家乡有意见,所以只能说,怀化是我乡愁浓重的地方。

乡愁是一个非常富有诗意,非常富有哲学意味的一个词。十多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就接受过延安电视台《我是延安人》节目专访,畅谈自己的生活、工作、家庭和乡愁等。在2013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又强调:“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后来,总书记在考察云南大理古生村时进一步解读:“乡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离开了这个地方,会想念这个地方。”

由此,我联想到怀化的山,怀化的水,怀化的乡愁。过去在这里工作,我是开门见山,出门见水。现在,我是常在梦里神游怀化山水,想起那些老百姓把一双双手纳的布鞋,把家里好吃的东西送给我们,温暖我们,内心就温润难言。所以,在你来之前,我准备了一份2002年我在怀化写的一首诗叫做《暑夜思》,诗的背景是这样的,2002年6月的一天,天下暴雨,溆浦金家洞水库出险,我从怀化连夜赶到金家洞询问险情,研究怎么处理险情,晚上住在金家洞水库的工棚里面。那天晚上浮想联翩,写下了这首诗。这首诗里面,实际上是把我的经历,把我对于怀化的感情,对于未来的一种描绘,都写进去了。

 

绕来绕去,绕不出雪峰山

 

记者:去年4月,在《湖南日报》上拜读到您的一篇散文《过雪峰山》,总感觉这篇文章从头至尾,倾注着您对心中的这座家山、圣山和灵山的一往深情。为什么?

 

欧阳斌:关于这篇文章的本身,文章里面已经写得很多了,我不一一叙说。其实,这篇文章不是用手写的,而是用心写的。我回味了我的前半生,发现我绕来绕去,绕不出雪峰山。文中写到,也许我就是山的命。我这个人喜欢山,喜欢树,特别喜欢古树。这篇文章,从根本的意义上来说,还是当你与这一片土地产生了血肉相连感觉的时候,你必定与它有灵魂上的感应,这可能也是我经常梦见怀化的一个原因。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怀化的历届班子、历届领导,大家都很用心地建设怀化。最近看到彭国甫书记、赵应云市长对怀化的发展很用心,很努力,希望在这个地方有所作为。彭国甫书记除了对怀化的建设很用心之外,还很关心我们文艺界,给老文艺家写了信,在怀化市文联的报告上签了字。我看了签字的影印件。我觉得,作为地方党委政府,重视、关心所在地的文艺发展,是难能可贵、很有远见的。下次到怀化,我要当面表示感谢,向他们学习。

 

深信怀化会产生更多的文艺精品

 

记者:作为在怀化主政过的省文联主席,您对怀化的文艺创作、文艺繁荣有哪些期待?

 

欧阳斌:对怀化的文艺家,我总的一个感觉,非常纯朴。对此,我的印象很深。我现在举几个例子吧,但排名不分先后,文艺不能搞“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比如说向本贵老师,他的作品是很耐读的,非常纯朴,很有真情,我离开怀化之后和他还有一些文字上的交往;比如说易图境老师,快一百岁了,他的画,很有精气神;比如说谭士珍老师,写的长篇小说很有名气;比如说周晓峰作曲,写的曲调很优美,听说当了怀化的音协主席;比如说廖泽川老师,歌词写得很好;还有邓宏顺,辰溪人,作品写得多,是一个高产作家;再说王辉老师,作曲,还为我的《湘西》谱过曲;记得还有一个龙燕怡老师,他写的《侗歌向着北京唱》写得非常好。记得那次为了争取芷江机场的改造,北京考察组来怀考察的时候,我还当场给他们唱了这首歌,目的是为了把项目早日批下来;再还有王跃文的作品是有影响的,他已经当了省作协主席;还有老一辈舒新城编的《辞海》、作家曾凡华的作品、词作家石煌远的作品,国画家李昀蹊的作品,书法家易先恕的作品等等,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还记得怀化民间的侗家歌舞、通道侗寨黄土小男孩小女孩表演的歌舞,他们的歌声就象泉水一样清澈,我听了之后为之动容。我现在离开这么久了,还能够回想起那载歌载舞的美好场景。我的意思是,在怀化这一片灵山秀水、在怀化保持了较多的文化元素和纯朴民风的地方,我深信能够产生更优秀、更美好,也可能产生更伟大的文艺家和文艺精品。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待于我们怀化文艺界的同志,一代接一代怀化文化人的积累。我期待读到他们的文艺新作,愿意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工作。

 

祝愿怀化各族人民家家幸福代代幸福

 

记者:您说过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在了怀化,那么从一定意义上说,您变成了“怀化人”。作为“怀化人”,您对怀化父老乡亲有哪些美好祝愿?

 

欧阳斌:我很乐意你把我称作“怀化人”。说到对怀化父老乡亲的祝愿,在这里,我要请怀化日报转达我对怀化人民最真挚的问候,我祝愿怀化各族人民家家幸福,代代幸福。也请你转达对怀化文艺工作者的问候,我深信他们会心无旁骛,在艰苦而快乐的创作过程中,不断锤炼人品,努力创造精品!


(来源:怀化日报 记者:陈甘乐)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浩荡雄浑 生气远出——旷小津山水..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