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陈白一手稿捐赠展研讨会》记录
栏目: 人物 2016-05-31 12:11:04 来源:湖南艺术网


《陈白一手稿捐赠展研讨会》记录

黄泽亮录音修改整理

 

时间:2016年3月25日上午

地点: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主持人:李蒲星

参加人员:朱训德、杨福音、刘金标、莫高翔、吴荣光、谢雱、石纲、陈明大、陈明四、左汉中、邓辉楚、李儒光、桂润年、莫迎武、周中耀、王维、陈石虎、黄泽亮、等

记录人:黄泽亮

 

李蒲星:

按照既定的程序,展览捐赠仪式开幕式结束之后,我们有一个小型的座谈会。参加的都是美术界的朋友,大家彼此认识,我们这个座谈会,严格的讲是个非正式的座谈会,因为捐赠仪式比较长,轮到现在己没有多少时间了,反正以后还有各种各样的机会研究陈老师的艺术,我们今天按照既定程序把这个流程走完,因为时间的问题,到十二点半结束。座谈会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先请几个老先生重点发言,第二个阶段由其他各位朋友自由发言。

我们先请杨福音老师讲。杨老师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艺术上对陈老师的联系和了解都是很紧密的。

 

杨福音:

陈老夫子的这个事情重视还不够,现在看来要慢慢的补火。陈老夫子的谦虚影响了屋里人,明大他们也是很谦虚,事情做起来了就不是谦虚的事情。

我最近看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我从十八、九岁起看《人间词话》,而且我用毛笔把《人间词话》的六十二条全部抄了两遍,我看了几十年的《人间词话》。去年我搬到长沙,我随手从后背的书架上摸出了《人间词话》,翻开那一页六十二面里面有五个字跳到眼睛里来:“大踏歩出来”。当时正是总书记到美国访问,我说这五个字真是太好了,我们中国经过那多磨难,文革以后改革开放,各个方面都要大量的涌现人才,各条战线是大量的要出成就的时候,中国到了一个大踏步出来的时候。大踏歩出来需要当仁不让,需要大力的宣传。我记得陈老夫子在八十岁生日开座谈会,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工笔画,陈洪绶以后基本上是低潮,明末清初四百年中国工笔画,你看费丹旭、改琦的工笔人物画,除了表现闺阁题材,就是一些宫廷的题材,确实显得很弱,当然陈老夫子这一代人得天独厚,深入工农兵深入生活,那时候的一大批年轻的画家都有很高的激情投入到生活中去,把传统的工笔画带来新的气象,他作为第一批人参加进去,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回过头来讲,现在这三百来幅他的速写能够捐到美术学院,我觉得捐得非常好,捐正了地方。实际上他的速写,无论是铅笔的还是毛笔的,都是他的白描习作,而且是没经过提练经过更多的思考,即兴的工笔习作,是非常值得珍惜值得保留的。我是这样想,工笔画要经过一个过程,由工到写到意到逸的四个过程。工笔能修炼到一个相当的地歩,工笔绘画除了勾线以外,其它的都容易,色彩、构图都不需要功夫,都是技巧,唯独线描是一种功夫,功夫是需要经过几十年的修炼。当时2000年我在北京展览的时候,何家英等几位来了,我说当代线描的第一人要属陈白一而不是你们,他说那确实是这样,我们也是看着陈老师的线描学习长大的。工笔画最好的检验就是当你把一张工笔画的色彩与墨的渲染去掉以后留下的几根线,是好的就好。我觉得改革开放以后,现在的工笔画忽视了线描,好象如今的工笔画只留下物象的边缘线,这违反了工笔画创作的规律,当然有些情况是向日本学习,还有大量的是向照像学习,往照像靠拢。现在的工笔画看起来似乎撑不起来,象房子没有几根大樑架起来就撑不起来,看起来软塌塌的。回顾明清时期的湘绣,那种造型和民间味道,真漂亮!再看现在的湘绣越来越象一张照片。学校教学怎么样吸收白一老师的线描指导学生,强调线条,回到永乐宫,告诉学生把功夫修炼到堂,其它的好办。我谈这些体会,我不是很懂,就谈些体会。

 

李蒲星:谢谢杨老师,杨老师既是回忆与陈老师也谈工笔画理论,还对我们美术学院的教学提出了建议,虽短但三个要点清楚,下面我们请朱训德主席讲话。

 

朱训德:

我接着福音先生的话来讲,中国画就我看来其实无所谓工笔和写意。工笔画始终要保持写意的书写性特色,抑扬顿挫,从陈老莲到陈白一,线条之所以高级,可以看到他笔锋的千变万化,气韵流畅,这一点是白一老师成就最高之处。他是写意的笔法画工笔的线条,他的这种手法跟福音先生讲到的当代很多工笔画的手法是不一致的,当代很多人的工笔画的手法是装饰性的,有的是以铅笔线作为线条,毛笔不要用了,淡淡的上点色彩就完成。中国画最重要的一点是它的书写性和它的写意性,工笔也好写意也好其实是一致的,我很多时间在画工笔画,我始终反对叫工笔画,就叫中国画嘛!工和写无非是我有时间想表达得深入点,或者我想采用一种什么手法把这张画画得更独特些,就用比较多一点的工夫来表达,但它的内涵还是写意性的,它最后达到的效果意境是写意的,表达诗意精神的,和写意水墨画的草书笔法或者行书笔法是一致的,就我来看无所谓工和写,也无所谓工笔和写意,追求的目标和用的手法都是一致的。我认为陈老师画写意的时候还是用的那个手法,表达民间造型语言,包括后来他画的那批写意画,还是那个手法,陈老师以这种特色几十年如一日。

刚才电视台采访我,我就跟他们讲故事。陈老师去湘西二十次以上,每一次至少两个月,而且在那儿过年,画的有些小朋友,从七、八岁画起画到二十多岁结婚了,要请陈老师去参加他的婚礼,有的老人生活没得依靠,陈老师带到长沙来做他的保姆,为她送终。他始终是面向生活的,他与生活的联系在感情上是有深度的。

但是他始终在脑子里有一种高度,有敦煌、有永乐宫、有民间艺术的精华、清楚得很。一方面在表现上也吸收些外来艺术,但心中始终装着敦煌、永乐宫、陈老莲、民间艺术,他很多造型是民间的,色彩是民间的也是敦煌的,把它融为一体,这样一来他生活的土地,生活的感情,生活的表达方式跟大传统融为一体了。因此他的画就代表着中国,代表着文化的高度,最精湛的文化传统,最精华的艺术的视觉的表达体系。始终敏锐的把握那种分寸,这种敏锐的分寸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把握得住的,这种把握就超越了很多人的工笔画。他贯通古今,这是他的智慧之处,也是他人性的宽厚之处,人性的宽厚加上他的智慧再加上他艺术上的一流功力,过人的创造,就一定成就大师的陈白一。对他的宣传是远远不够的,他超过了当代工笔画界的许多人。陈老师真是我们要学习的榜样,各个方面都要学习他,包括他的为人,人品之厚度,那种宽厚,在他一生所从事的艺术工作中遇到过很多难题,很多美协画院难办的事情,许多矛盾要解决,他用人格的力量化解掉了,始终以艺术为生命,值得我们一辈子去学习。

 

李蒲星:

理论家画画,画家觉得理论家很笨拙;画家谈理论,理论家就觉得很恐怖。象朱老师谈的这么几个关系的问题,我还算对陈老师有些研究,听了他讲到的几个关系,我就感觉到很恐怖,我们这些搞理论的搞不下去了。

我们在座的有一个从天津远道而来的陈老师的弟子刘金标先生,我们请刘先生讲话。

 

刘金标:

大家好,我叫刘金标,是先生的独门弟子。前天接到明四的邀请信息以后,我赶过来参加捐赠仪式和座谈,很受教育和感动,我谈点感受。

今天的捐赠很隆重,先生去世了,后人做出这么一个决策来,充分说明了先生的德艺双馨在家属当中又一次体现,我跟明大明四接触这么些年,后人的精神受先生的影响,继承了先生的品质。

我每次到长沙来,先生总是敦敦教导我,我遵照先生的教导进行我画的旅程。先生曾经跟我说尽心去画我所爱,深深的印在我心里,作为一个画家,党培养了你,你要把自己的作品奉献给社会和人民。画画的时候什么都不要想,你就安心的静心的去画,画自己喜欢的东西,这几年在全国的大展上有几次作品入选,都是先生影响了我,教导铭记在心。

今天参加座谈会很激动,感谢湖南省文联和美术家协会美术学院举办这个大的活动。先生在我们天津是很有影响的,咱们国家级的画家一提到先生的时候都知道先生是咱们湖南省工笔画的奠基人,培养了一大批国内知名的工笔画家,他辛劳的一生,心血贡献给了中国的美术事业。这次捐赠以后,又给师大美术学院留了一批厚重的宝贵的财富,作为一个他的学生感到很欣慰的,感谢美协和美院,感谢几位师弟和亲属做出这么一个壮举,我就说这么一点感受,谢谢大家。

 

李蒲星:在坐的所有人都非常熟悉陈老师,但跟陈老师最紧的因该是陈老师的大儿子陈明大,请明大发言。

  

陈明大:

只有几天就是父亲去世两周年的纪念日,看到了我父亲的好朋友和好学生。象杨老师这些日子写的那篇文章《志洁行芳者陈白一》,昨天我在读的时候忍不住掉泪了,那么充满着感情,他完全是把我父亲作为自己的父亲看待,非常感动。

谈到我父亲对于艺术的这一块我不想讲得太多,因为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们捐这批东西是我父亲的一个心愿,完成他的遗愿。

他其中讲到了这样一句话:“这批东西可能对教学有好处”,刚才杨老师讲过我爸爸是个谦虚的人,我爸爸确实是谦虚,那个时候他讲一句可能对教学有好处。其次是江书记讲的勤奋,那冇得话讲,一直到八十几岁了,每天早晨五点多钟就起来读书在画室里画画。他自己最后的日子有“三个一百张”,他定了个计划每三年画一百张,他的计划全部完成了,一百张白描一百张大写意一百张民间味道的写意,他都把计划完成了,八十几岁的人了,每天那样早就起床,(杨福音:怎么就搞三个计划呢,计划少了,要搞五个六个计划,就活得更久些)确实是个非常勤奋的人。

这次美术出版社在编他的全集,今年十月份要出书了,作为子女感谢大家、感谢美术学院、感谢美术出版社、感谢左汉中先生,他是亲自跑各地去拍作品照片,去联系中国美术馆的画南京美术馆的画,文字的组织等,很大的工作量,快出小样了。我跟大家回报下,明年元旦到春节这段时间搞一个首发式,搞一个大展,到时请大家再来支持。

 

李蒲星:谢谢明大,我们顺势来,请左老师讲。

  

左汉中:

作为一个出版人,我讲几句。凭借我们出版社做《齐白石全集》和《黄永玉全集》以后,我和社长小山商量下一个做谁?我们众口一声都讲做陈白一,这是毫无异义的,因为湖南的名画家除了齐白石、黄永玉以外,考虑各方面的综合成就,我们认为就是陈白一了。这不是陈老师去世之后产生的念头,是陈老师在世时就有的想法,下一步湖南的大家做陈白一老师的全集。

黄永玉的全集出来以后,给陈老师送一份去,有些人讲要买,我讲不存在这种事,去送一套。那时陈老师动作有些迟缓,但没预感到他会去世,去世的前两天到医院去看他,彭本人、我和李小山看望后第二天就仙逝了。出陈白一全集这个事情我们做得很及时,前年报的选题,去年开始紧锣密鼓来做,我们想两年时间把《陈白一》五卷完成。不叫《陈白一全集》,是因为全集报上去不批,现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认为全集太多,比如后面我们做的古元就叫《古元》。

《陈白一》共五卷:第一卷《工笔》,主编杨福音老师,《志洁行芳者陈白一》这篇文章就是为第一卷《工笔》写的美文。当时我们讲谈画谈得不多,但我们没改一个字,我们觉得杨老师这篇文章放到第一篇恰好比较好,一篇美文。第二卷《白描》,即白描作品和连环画等没上色的。第三卷《写意一》画的屈原、济公、仕女和当代的苗族瑶族妇女。第四卷《写意二》完全是民间色彩的,去年在美仑美术馆办展览的那批。当时黄铁山来看了以后说陈老师是学民间学得最好的,我觉得这个展览办得很有价值。第五本《素材》就是今天捐赠的几百幅作品基本都在里面,这本由陈明大整理和写序言。上半个月进行了最后一次筛选,筛掉百把张,因为素材太多,有三千多张,全部放到画册里,画册会超出它的厚度。这五本书已经设计好了,文章翻译好校对好了,我们准备进工厂打成彩样本,还想请王鲁湘写个总序,画册的第一主编请了中国艺术研究的研究员,原来《黄永玉全集》的主编刘骁纯。

编书的过程很顺,我们到中国美术馆找吴为山,说这个事情不用找,找收藏部。我们要用一张作品,他讲你们要一张不对,陈老师有三张作品在这里,多提供两张,而且无偿的提供给我们,包括江苏美术馆浙江美术馆,整个过程非常顺。这套书在十月份一定会出来,以最漂亮的形式最好的规格最好的纸张,印刷等各方面做到最好。

在元旦和春节之交,会在美伦美术馆搞一个大型展览,以工笔画为主写意画为辅。另外在明年适当的时候在中国美术馆搞一个大型展览。今年我们刚从中国美术馆回来,参加了周中耀的展览,这次展览非常成功,我们想陈老师的展览到中国美术馆去,会震撼的,周中耀的展览我没想到何家英会那样赞扬他,邵大箴去了,布展效果不错反应不错,湖南的工笔画在北京是叫的响的,何况是陈老师,一代宗师。

作为我三十二年的出版生涯,这套书是我的收山之作,书会做好,展览要搞好,才对得起陈老师。

 

李蒲星:感谢左老师,感谢湖南美术出版社,下面请莫高翔老师讲话。

 

莫高翔:

陈老师是个伟大的艺术家,我讲两个小事说明陈老师的伟大。

第一,他确实是谦虚。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谦虚表现在什么地方,是由很多事迹与故事构成的。我讲一个小事,有一次我送作品去参加展览,到了陈老师的办公室,当时陈老师在画一张瑶族的女孩逗鸟的那张作品。我进去之后,拿了七张小的色彩稿给我看,他说小莫你来看一下,刚才我把这些草图给郑小绢看了,你看看喜欢哪一帧?作为一个大师,要我们后辈提意见,当时特别激动,这么谦虚的老师很难得,我仔细的看了七张稿子选了一张说,我认为这一张最好,陈老师说刚才小娟也说这张好。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陈老师这样的大师不耻下问,向晚辈征求意见,很了不起!

还有一件事是1983年到南岳搞创作的时候,我也在那里创作,陈老师除了自己搞创作以外还经常来看看大家的作品的情况,湖南工笔画创作群体是与陈老师的影响分不开的。有一件事给我印象非常深,我画的是一个苗族的妇女,画头巾时强调写实的感觉,把线条扭来扭去想表现一褶一褶的感觉,画来画去总是画不出味道来。陈老师跟我讲,你要概括一点抽象一点,并示范了,给我印象特别深,后来我画的头巾效果比以前的好多了。陈老师的创作那么丰富,对后辈关怀教导尽心尽力,陈老师不仅自己艺术伟大,对湖南美术界的贡献也是伟大的。

 

李蒲星:感谢莫老师,下面请省工笔画学会会长吴荣光会长讲话。

  

吴荣光:

我主要是来听的,来了这么多前辈和老师,我是晚辈,虽然我以前得到过陈老师的教导,毕竟了解不多,我一是很认真的去看他的作品,一是很认真来听各位前辈老师来谈陈老师,想努力的得到更多的关于陈老师的信息。我们学会成立时,三年前为陈老师做了一系列活动,那次活动我自己非常震撼,我年龄不小了,但我对陈老师的了解个人认为是非常少的,他的很多作品我没有看到,看见的是大家熟悉的东西,那些正式的创作,他这些东西是怎么形成的,创作背后的历程等我们是了解得非常少,以前看过的是与他正式创作有关的创作稿,这次展出的是跟这些创作关系不大的写生稿,这一次又被深深的震撼了。

陈老师不管在湖南在中国是一个低估了的艺术家。他的那一辈人潘絜兹地位很高,包括宋忠元、顾生岳,我们仔细来分析,显然陈老的成就远远的要高于他们。这不是说口号,番老基本上画古典题材的作品,对复兴中国画他基本上是理论上的呼吁与实际的组织宣传工作,但艺术成就显然陈老要高很多,不管是主题创作还是民俗题材的创作,工笔画的转型,陈老是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顾生岳,国美的解放后中国画教育的第一人,他的作品停留在肖像画的创作上,顾生岳少有主题性的创作和生活题材的创作,几乎只画肖像画。我们看了陈老的这些写生稿之后,陈老涉猎生活的范围是广泛的,我相信陈老很多艺术上的想法并没有完全得到实现。

作为一个晚辈,我有很多疑问,陈老为什么能取得今天的艺术成就,他艺术的传承究竟是怎么样的?这批作品捐给我们学校,我们学校有那么多研究生和理论老师是要来做这个工作的,做真正的研究性的工作,这个工作要有全新的视野和方法,比如陈老的传承只简单的讲他继承了传统,他继承了传统的哪些?从哪里传承过来的?应该有更加实际可行的研究,因为陈老既不在北京又不在文化的重镇江浙一带,他在湖南,晚清民国的文化是相对落后的局面,陈老读过艺校,在艺校所受教育绝对不可能支撑他走到这样一个大师的地位,他传承了什么样的东西?哪些晚清民国的艺术家对他有决定性的影响?包括我们对晚清民国的艺术要重新理解认识,毕竟他生活在那个年代,他年轻时期受的影响一定对他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我们知道艺术是这么过来的,象费丹旭,钱惠安的绘画,可能要重新理解和认识。明代的东西品味高雅,追求高古,到了清代民国艺术更加生活化。评价虽然不高,象费丹旭,钱惠安的评价不高,但他们的东西更加世俗化生活化,生动。我喜欢收藏,关注费丹旭,钱慧安的绘画。我能够从陈老的作品里似乎看到些晚清民国某些画家的某些影子,那些兼工带写的小写意和勾线的方法,我们看钱慧安有很多民俗题材的作品画得非常生动,但在美术史里他们的地位是很低的。我很疑惑,显然陈老不在北京亦不生活在江浙一带,我不太清楚陈老的身世,从藤博写的书中知道他不是出身豪门,家中没什么收藏,年轻时期看的东西应该是当时流行的东西,我们研究学问是具体的,我很想得到陈老的传承究竟是怎么传承的。

还有一个,显然仅有这一点绝对不够的,他的现实主义的写实能力是怎么学到的,从哪里来的,从他的那点科班教育显然不够,我问了陈石虎,虎子说他去北京学了一年俄罗斯的训练班,这一年里,陈老经历了什么样的艺术上的历练和思索,这些是我感到迷惑的。在他的写生稿里有不同的东西,有画得很写实的,写实的功底惊人,在那个年代达到这么惊人的程度,也有线条画得抽象的,陈老在整个艺术过程中怎么来提炼来取舍,最后没有完全走那条路,走向了以线为造型的路子。我想艺术家肯定是有矛盾的,在不断的思考不断的调整,这些过程是怎么样的,院里的老师和硕士博士生,在明大明四能够提供线索的时候,从这些方面来做研究,对陈老的艺术会有全面的认识。陈老的艺术努力对地缘文化地缘美术的兴起是可以做专题研究的。陈老的成就对湖南的美术产生了巨大影响,陈老对地缘文化美术的影响就可以成为博士论文,这是脚踏实地的研究是具有贡献性的研究。

 

李蒲星:今天的发言从杨老师开始都是画家,谈的都是理论,高深的理论,接下来请省画院的胡立伟先生,陈老师是画院的首任院长。

 

胡立伟:

湖南省画院的创立如果没有陈白一的贡献和牺牲精神是不可能建立的。出陈白一文集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白一精神》。今天很高兴,江学恭书记在讲话时提到了这四个字,“白一精神”就是一个时代精神,和习主席讲话是吻合的。现在我们还要弘扬白一精神。

就这个展览我谈点感受,1991年我离开师大美术系,今天白一老提供给学院的作品,我自己感觉非常震撼。在教学上确实存在这么一个问题,大部分不是来自生活而是来自于照片,陈白一老师每一个形象,细节都是从生活中感悟过来的,很吃惊的是他的速写,通过毛笔的书写变成生动的速写这点非常难,对教学很有帮助。

 

李儒光:

我是自己要求发言的,我1985年参加中国美协,首先要感谢学校、前后领导、老师和学生们对我的关心以外,第一个要记得的是陈白一老师,为什么呢?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画的几张好画,都是陈白一老师在主持省美协的南岳学习班上画出来的,这是句实话。其中有张画,深圳有个老板想给我一堆钱,可以在长沙买套房,我嫌少了没卖,所以我很感谢陈白一老师。

第二个是我亲身经历的北京和香港的人对陈白一老师的评价。我在北京去看过潘絜兹,潘絜兹先生听说我是湖南的,说哎呀湖南是工笔画大省,那是与陈白一的组织工作离不开,陈白一自己画得很好,工笔画画得这样好的人全国很少。潘絜兹本人很想把工笔画搞起来,他表示要我转达,他感到很惭愧的是在首届北京工笔画会上没把白一先生选个副会长,你转达陈白一先生,下次我们一定选他为副会长,全国副会长就只有陈白一先生,这次是我工作的疏忽,我们北京工笔画会当时只看到了北京这些人,你回去向陈白一先生讲清楚,下一次一定是副会长,说明人家对陈白一在工笔画上的造诣是很肯定的。我1995年从东南亚回,经过香港的时候,郭浩满先生讲你们湖南的画搞得好是得益于陈白一先生的主持,他在湖南是个领军人物,工笔画在全国算得上一面旗帜。

第三个我讲个自己的看法,我认为那张《闹元宵》也应该是陈老师的代表作品。当然《欧阳海》不用讲,《小伙伴》是全国得了奖的……应该最有代表性的还是那张《闹元宵》,从造型到线条,那才真正代表陈白一的水平陈白一的风格。我们画群人,人不够云来凑,正好放了鞭炮以后有很多云气,他画很少的人就达到画面很热闹了。听说这张画有个曲折,就是当年去评选的时候没有受到很好的好评,从历史的角度看那是“美术新潮”的时候,画很传统的绘画不受重视,我们要重新支起勇气,陈白一老师这张是很有水平的,最能代表他。另外是《夏夜》,这两张真正是陈白一的东西,我这种想法我这个人不敢讲,我不是搞理论的,看了《世界美术》易英教授写的一篇文章,他也是肯定了这张《闹元宵》,真正是代表他的,最值得研究的,在美术史上站得住脚的。(杨福音插话:《闹元宵》是陈老夫子学永东宫的结果,这是他自己跟我讲的,《闹元宵》的好处就是里面的长线。)我觉得你们家里和省美术界都要有勇气把《闹元宵》和《夏夜》推为他最有代表性的,一看就是陈白一的,崔荣那些固然是好,在当时的环境下。在艺术上跟《闹元宵》比是两个层次。我的话讲完了。

 

李蒲星:感谢李儒光先生,下面我们请邓辉楚先生讲几句。

 

邓辉楚:

我也应该要讲几句,因为陈老师是我的邵阳老乡,还在我的母校半边街小学教过一年书,他教书的时候我不在,所以我跟陈老师近十年以来一直是关系非常密切的,这一点明大他们非常清楚,陈老师是我心目中最尊敬的人,他就是一个忠厚长者的代表。认识陈老师是刘左钧介绍的,那时候我刚从学校里出来,有些事情不太懂,刘左钧就说你去问下陈老师,陈老师是你的老乡,就到文联大院认识了陈老师。有几件事我始终不能忘记!

一是陈老师的勤奋,那真是了不起!记得我们一起画雷锋的年画,住到雷锋纪念馆,那是大热天,陈老师穿件背心穿条短库,中午我们休息了,他还在那里画稿子,我说陈老师您休息下子,“那没关系,我还吃得消”。平常我们到他屋里去,陈老师总是在那里画稿子,工笔画的稿子,他改了又改改了又改,精神真了不起,我们出去写生的时候陈老师的速写本总是带着的,他的勤奋我就不多讲了。还有一个是我们画雷锋,要画一个磨刀师傅,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张青渠,张青渠全长沙跑,最后找到一磨刀师傅,还要画雷锋在春天的时候坐在夹竹桃底下学毛选,夹竹桃的任务就交给我,陈老师很严谨,他的工笔画一点一滴都很严谨,我经常跟别人讲我们学习陈老师的的艺术,你看他的作品的艺术处理,己经到了绝妙的程度,往往同样的一张画,人家的处理不到位,他的处理就非常好,这与他的勤奋刻苦是有关系的。

二是陈老师的谦虚,我的感触也是特别深的。我们到他家去,我比他小一辈,他总是把他的稿子拿出来给我看,你提下意见喽。我记得我父亲提过意见,陈老师说他有一幅画里面画有一头关在牛栏里牛,我父亲说穿牛鼻子的绳子穿反了边,应该是穿在左边,右边拿犁,陈老师画在右边,我回来以后我告诉陈老师听,陈老师说那是啊,除非这个犁田的是个左撇子,说得对。他这样一位大师还这样虚心的接受意见,接受我们晚辈的意见,很感动。他编书,请朱院长和我等几个人看,帮他选画,他这种精神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其它在艺术上的成就我就不讲了,是有目共睹的。

陈老师在我心中是永不磨灭的印象!

 

李蒲星:感谢邓辉楚先生,我们请桂润年(群众艺术馆)先生讲话。

 

桂润年:

我是1972年从广州调回来后不久,认识了陈老师。陈老师是我最尊重的一位有成就的艺术家,其它的我就不讲,我觉得他的治学精神确实值得大家学习。我记得八几年,包括姜坤、张为民、吴志中、我、还有好几位和陈老师到了永乐宫临摹壁画,陈老师比我们勤奋,一直不歇气。他跟我讲这个线条怎么样!有一条从顶上到底下约有一丈多长的线条,那长的线你能不能够找到接缝,我们几个都找不到,说明他研究得很细致,对传统是兢兢敬业的研究。其次是他对西洋画的吸收。他的创作非常整体,虚实关系整体感非常好。我对陈老师的画研究得不多,不知道陈老师对西洋画是否有过很好的接触,我觉得他对西洋画是有吸收的。

另外,对于陈老师的宣传,特别是对全国对世界的宣传等做得不多。陈老师的工笔画在全国可能是数一数二的,我在二十年以前就听别人讲你们湖南有一个陈白一,没有讲别人,他的线条勾得真的好!以后对外宣传得加把劲。这回左汉中先生编的陈白一全集这个事情做得相当到位,可能将来会有很大的影响。艺术家的宣传推广很重要,张大千、毕加索等对宣传很重视,他们的后人也很重视,我希望湖南和他家人应多尽力,将来会看到陈白一老师更多的作品展览宣传。

李蒲星:现在己十二点多了时候不早了,如吴荣光所说的很多研究性的工作正待慢慢的展开,这样的机会以后还多的是,今天告一段落。谢谢大家!


(本文整理: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黄泽亮)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浩荡雄浑 生气远出——旷小津山水.. 下一篇湖湘底色之上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