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黄泽亮艺术探索访谈:与吴荣光老师
栏目: 人物 2016-05-29 11:26:00 来源:


黄泽亮艺术探索访谈:与吴荣光老师(左)


时间:2016年5月26日上午

地点:美院专家楼

人物:吴荣光、黄泽亮、可钧

 

黄泽亮:吴老师的工作室开展得有声有色,在晚辈中影响很大,很多学生对吴老师的工作室是很向往的。每周赏析电影、搞讲座、专题研究等,有学术氛围,工作室还有连续的资讯和学术原创文章通过微信不间断推送,保持了高热度,树立了品牌。

 

吴荣光:三年中大家坚持做一个事,这些学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因为电影的涉及面非常广,一些实验性的电影、前卫的电影、艺术电影,对我们艺术很有启迪。如果坚持三年,看一百多部电影,是会很有作用的。大家一起做氛围会起来,思路会靠在一起,培养思维方式也好,培养创造性也好,总要有些方法,我把看电影当作一种方法。

 

电影首先是视觉的,其次是文学的音乐的哲学的。在看完电影后大家要组织讨论,观影之前就得搜集了解导演的生平、思想、这部电影在当时的影响与重要性、影评等。在过程中体会思考,学习工作方法方式。我自己喜欢看电影,每周和学生看一场电影,七、八个学生有七、八种角度,非常有意思。工作室成员介绍的电影不错!我自己搜集这些电影很有难度,他们很厉害。

 

黄泽亮:赏析电影确实是独特的教学方式,我参与过几次,收获不少。看电影是一大特点,第二大特点是吴老师给学生的指导在各阶段环环相扣,一丝不苟,学员进步神速。

 

吴荣光:对,从想法到最后完成会步步把关。这些事情是自己喜欢的,我的观点是三年中要有一套工作方法,养成自己的基本的艺术思考方式,有大致的艺术方向,清楚将来要做什么,不仅仅是技法的训练,技法的训练是有限的,技巧在一年级指导得多一点,后面的两年基本不需要我怎么讲了。大家在一起讨论,如果他很喜欢艺术,愿意去尝试,自然会琢磨,如果只注重从技法上指导容易画成一样。自己思考艺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有可能做出不同的东西,这是我最关心的事。通过看电影,座谈可以发现他自己内心的东西。

 

黄泽亮:工作室氛围一旦养成,形成气候,工作室如土壤,老师给上一捧肥料,成员就可以自然生长、自由成长。

 

吴荣光:把土壤培植好,有了看待事物的方法与独立性,如这届毕业的陈礼和陆梦媛等他们的独立性我认为有了,他们的思想和能力也基本有了。当看问题看到本质的时候,其实很简单,如果看到琐碎的话,会茫然不知所措,能够看到生活的本质,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目标比较清晰,他们的未来要怎么走是清楚的,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忧。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是问题,要生存得豪华奢侈那另当别论。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老师卿可钧

可钧:能够以独特的视角观看世界,问题就好办了,有了思维的独立性,实际上就有了艺术创作的土壤。把个性挖掘出来,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特有的性格属性,站在这个角度上讲是没有高低之分的,就看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是不是做纯粹了。吴老师的工作室通过自己的方式挖掘学生的个性,同时让他们有独立的思考。

 

黄泽亮:吴老师的行为对学生的影响也很大,单纯、执着、勤奋的状态与品格是最好的教材。以后多向吴老师学习,最好是成为工作室的成员!我学工笔是半路出家,曾经为解决生活问题耽误了很多时间,以前是用时间换生存空间,现在想用空间换些时间就好,放下些东西,目前是多画多写多学,生活需要留下些脚印,我把脚印留在绘画与文字中。

 

吴荣光:你的文章与画都不错,保持对艺术的热情就可以了。我带研究生是在认认真真的带,遇到的研究生是独特的,依据具体的人,分析他的性格、背景、心理、喜好,想些方法,给他解决问题与困惑,年轻人会遇到很多问题,有的人悟性高有些人慢些。工作室的气氛需要一届届延续下去,我帮助学生找到适合他的方式,助力学员成长,如果只是为了研究生导师的名号去带研究生就没意思了。

 

黄泽亮:我感觉无论怎样,只要是吴老师收了的学生,进了吴老师工作室的熔炉,最后都会优秀。学生是有潜力的,无论悟性高低或者节奏快慢,我认为只要潜力发掘好,个个都有无限可能性。

 

吴荣光:只要喜欢都会好办,每个人画画的天份不一样,我的要求是喜欢而不是基础有多好。

 

黄泽亮:我认为吴老师还有第三点独特方式,比如带学生们徒步,每次徒步一、二十多公里,这是比较奇特的,意志力的培养很重要,画画有时候拼的是意志力。

 

吴荣光:对,要走六、七个小时,走到25公里是有点困难的。进了这个工作室,大家一起体验面对,在徒步的过程中师生关系同学关系进一步融恰,锻炼了体力和意志力,在行动中发挥自身潜力,而不是老师的言语灌输。我曾与大汉集团的朋友走五十公里,能走完的只有三个,我是其中之一。

 

工作室是我愿意去做的事,有那么多年轻人一起讨论工笔画的未来,我认为很有意思,有意义,在一起很愉快。这个小环境,通过努力可以做得更好,怎么不把它做好呢!

 

黄泽亮:吴老师是不好玩的事不做,不认真做就不好玩了。

 

吴荣光:我第一次认识你是看你做的油画展览。

 

黄泽亮:我由油画转国画,很茫然,不知怎样学习国画,从哪开始。研一在画油画,研二还在画油画,研三下定决心扔掉油画笔拿起毛笔。学习中有些艰辛,记得有一件这样的事:有一天看到吴老师在旁边的教室上课,墙上挂着一张老师的人物白描写生范稿,当时我在工笔启蒙阶段,想画而苦于无人指引,学习不知从哪儿开始时,特无助!线描写生稿都没见过,看到铅笔白描稿原作如获至宝,我们最需要这些直观的资料。我和同学曹海英想临摹老师的白描,偷偷的拿回去,呵呵!先“借”了,晚上临了一遍,打算第二天早上悄悄挂上。结果第二天吴老师上班来得早,未见范画,吓了一跳,以为丢了,结果我们被严肃的教育了一顿!

 

吴荣光:黄泽亮你是画工笔的料。你对细节的感受和理念,还有热爱是很多人没有的,从你的画中可以体现出来。你对收藏的喜好,可以综合运用到你到画中,你多画就可以了。可以做出一些和以前的花鸟不同的东西来,完全是可以的。 

       

湖南的工笔,在年轻人这块己很多元化,我们学会的创造性、实验性、多元性在全国的工笔画学会中是最开放的,学会的状态我很满意。在全国工笔画的学术交流中,我认为湖南的工笔有湖南的特点,楚文化是浪漫的自由的有想像力和创造力的,湖南的特点是现在非常多元。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书法要有正大富贵气象 下一篇画出中国人自己的水彩画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