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佘   晔:人间正道是沧桑 ——评刘久安《好命是这样炼成的》
栏目: 评论 2017-09-06 09:11:55 来源:《创作与评论》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评刘久安《好命是这样炼成的》


○  佘 晔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刘久安的《好命是这样炼成的》一书以传记文学的形式生动诠释了“天有情老,人间沧桑”的世俗真理,它是一本作者大半个世纪风雨人生的深情回忆录,更是一部见证时代变迁与个人命运沉浮的精神自传。作家用真实的语言和情感讲述那些“真实、真情、真悟”的故事,令人感动,催人奋进,驱人向善,是当下传记文学创作百花园中的一抹亮色。我相信,这抹亮色终会因其真切的人文内涵、独特的审美情趣和深刻的启示功能而恒久生辉。

通常认为,传记是一个民族对自己历史鲜活的记忆,传记文学是人类生命的一种特殊载体,尤其是优秀人物生命延展的一种重要途径。看完刘久安的这部励志自传,原本沉寂的内心泛起层层波澜,久久未曾退去。除三篇序言、一篇购买理由、一篇引子和一篇读后感之外,全书共分四大章节,23小节,讲述了作者如何从童年的苦难、青年的挫折走向成年的成功和辉煌。毫不夸张地说,作者力求用史学家的谨严去求真,用文学家的笔调去求美,用哲学家的睿智和心理学家的细腻去求深,完成了一次重要的人生书写,给人以美的享受和生命的启迪。


一、真   

真实性是文学的基本属性,是人们常说常新的话题。《庄子•渔父》有言曰:“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哭着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传记文学更是如此。可喜的是,刘久安《好命是这样炼成的》将叙述的真实性放在第一位,在对自我人生经历和感悟进行打捞和选择性构建中,实现了文本真实性和文学性的和谐统一。我认为,它的真实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细节真实、情感真实和性格真实。

刘久安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湖南的一个小山村,那个年代农村的贫穷和苦难在当下年轻一辈看来是无法相信和想象的。但在作家刘久安的笔下,农村生活所有的贫穷、苦难和纯真、美好都得到了客观、细致的呈现,显现了童年生活全部的细节和真实,让人感怀。第一篇《我到哪里去寻找光明》中,作者用具体事件和生动细节,打开尘封的往事,力图还原那个年代的真实面貌和人们的生存困境,童年时期遭遇的贫穷、苦难、厄运铸就了自我坚毅的品格和不向命运低头的勇气,也拨动了那个年代人们记忆深处最为丰富而柔软的心弦,引起情感上的强烈共鸣。比如,“我”的出生,对爷爷来说,只有短暂的喜悦,短到就“那么一瞬”;对父亲来说,没有一丝的喜悦,只有生活的压力;三个月大的“我”,因麻疹在高烧中整整昏迷了100个小时,父母都曾有“放弃我”的想法。“我”5岁开始学放牛和烧火做饭;6岁开始长途跋涉顶着烈日在田间地头卖冰棒;7岁跟着高个子女同学半夜挑煤攒钱,一挑就是五年。看似平凡、普通的劳动,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一切都太难了。烧火时脚背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卖冰棒时脸晒得掉皮,挑煤时要克服巨大的心理障碍,甚至冒着生命危险……那个年代,家里孩子的“血汗钱”照样实用,有力,无法抗拒。除了对童年劳作场景、人物的画面呈现和细致描摹,作者还特意解释了“饭”的不同概念。在刘久安的记忆中,所谓的“饭”就是糠粑、野菜或草,连现在的猪食都不如。也正因如此,才有了自己用“手指抠大便”和母亲用“筷子抠大便”这一生活细节的深刻记忆。

刘久安的自传用不同的主题串联起每一阶段重要的人生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图画。在童年的画里,细微处散发着泥土的清香,咀嚼出的是苦菜根般的苦涩与酸楚,在这酸楚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理想、有性格、有情怀、有抱负的真实传主形象。

“父亲在地上抽搐”一节中,负责财务的父亲因6分钱对不上帐而被人冤枉成贪污挪用,父亲气得在地上打滚抽搐,泣不成声,“我”看了十分心痛,并且这一幕“40年来一直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表达了自己对父亲深深的痛惜之情;“结扎使母亲身残”一节中,母亲因卫生院实习生操作失误,将手术残留物遗留在腹腔,导致终身残疾,吃了上万片止痛片,表达了作者对母亲深深的怜爱。同时,母性、人性的光辉在母亲身上得到了耀眼的展现;第四篇《成功其实很简单》有一节直面现实婚姻,作者毫无保留地坦露心迹,反思第一段婚姻的失败,觉得是自我的“没坚持分手”断送了彼此宝贵的青春,葬送了对方的幸福,字里行间流淌着真诚的笑和惋惜的痛。

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每一位成功人士都拥有良好的性格和心态,作者也不例外。读高中时,“我”被班主任当成了班里的小偷,幼小的心灵遭到严重摧残,即使这样,“我”也拒绝承认班主任的说辞,就像“我”拒绝承认哑巴的死与全家有关一样,穷人的天空再灰黯窄小,也要用钢一样的性格去捍卫尊严,活出真我。南大求学时,“我”被同学邀请到南京一流的玄武饭店游玩,那是人生第一次坐私家车,富豪同学还给每人发了500元玩资,攥着钱的“我”没有半点的高兴,心像针扎一样痛,不甘愿接受别人的施舍。“我”拿着钱,忍着泪,转着圈,立下了宏伟的目标。这是一个有目标、有决心、有抱负、有性格的年轻人的痛和泪,也注定其最终拥有财富、拥有一切的传奇人生。


二、美  

文学是人学。传记文学是史学,是对人的历史的真实叙述和反映。人物有多鲜活、丰富、深奥,传记文学作品就有多美。当然,美的内容是宽泛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在《好命是这样炼成的》一书中,我从结构、语言和艺术手法三个方面捕捉到了它的美。

一个好的文本首先得有好的框架结构,在清晰呈现内容的同时,让人感觉到作者的匠心独运和文本本身的巧妙有趣。全书共四大篇,分别是《我到哪里去寻找光明》《命运何时只向我微笑》《哇!为什么得到的和想要的一模一样》和《成功其实很简单》。从横向上看,每一篇的主题都是对特定人生阶段经历的高度概括,通过讲述具体的事件为主题服务,如贫穷灰黯的童年如何寻找光明,屡受挫折的青年求学期怎样获得命运的青睐,工作时如何凭借实力和才华达成目标,功成名就时又是如何反思和总结经验,等等。在大的主题框定下,作者聚焦核心事件,回忆过往岁月,分享人生智慧,不牵强,不偏离,不啰嗦,论述充实饱满,有血有肉;从纵向上看,明线、暗线交织向前,逻辑清晰,层层递进,恰到好处。按照发生学的时间逻辑,从童年写到青年,再到中年,直至将来,这是明线;按照叙事学的情感逻辑,从贫穷苦难写到努力改变,再到成功蜕变,这是暗线,暗含了传主个人破茧成蝶的全过程。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文学大师都是优秀的文字玩家,作家的创作必须熟练征用各种形式的语言,并加以锤炼。再者说来,传记文学具有历史性和文学性的双重属性,历史性体现真,文学性体现美。所谓语言美,即语言的文学性。在开篇第一小节中,作者就对自己的家乡明星村进行了深情的描摹,“微风吹来,像低吟的神曲,美妙而掠人”“远处的山峦,绿染天际”“随处可见打着火把劳动的农民,那黑夜中的火把是少年心中的光明”,它是那么优美恬静,可爱迷人。在挑煤赶山路时,发现“淡淡的绿在灰头土脸的石头中窥视,石头为一抹抹淡绿站岗”。作者认为童年的一切美好源于“苦难的纯真,和纯真中的苦难”,把穷困曲折的人生比喻为“又黑又深的隧道”,但只要有梦想,“即使爬,也能爬到充满希望光明的生活中”。这些有画面感、有温度、有真情的语言随处可见,魅力十足,为文本增色不少。另外,作者刘久安擅于采用原汁原味的地方语言,蕴含着真诚、质朴的生活底色。在湘方言中,爷爷就是“公公”,父亲就是“伢”,“尽曹高”用来形容人的没用,“打了一餐”就是打了一顿的意思,等等。这一系列“土话”的灵活运用,幽默风趣,构成了作者接地气的朴素的乡土文学观念,升腾着淡淡的乡愁,洋溢着暖暖的乡村田园般的诗意。

海德格尔说过,人应当诗意地栖居。在刘久安的笔下,面对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之重,他都进行了诗意地勾陈与淡化。有的以轻松写苦涩,如在学校接受忆苦思甜教育,吃没放油的草时,作者一口气吃了三碗,得到老师的表扬,放盐的草就是好吃!有的以幽默写艰难,如写三代同房同睡一床的家庭境况时,还戏谑地调侃父母是怎样完成一个又一个“造人工程”的?有的以荒诞写真实,当“我”被确定转业意欲留到长沙想找人帮忙时,居然用“观魂”的方式找死去的爷爷求助,而爷爷居然有模有样地说出“刘哲远,言免森”两个名字,“我”按照爷爷的指引,坚定信念并且成功地留在了长沙,既荒诞又真实,香烟袅袅中的幻觉被真切的现实聚焦、确认;有的以希望写失望,当自己辛苦创办的工厂被合伙人悄悄地卖了的时候,“我”也无怨无悔,还要感谢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他们只骗走了一部分钱,并没有拿走“我”的命。一言以蔽之,很多场合下,作者特意用轻松甚至诙谐的笔调,书写生活的艰辛和奋斗的不易,苦涩中渗透着甜蜜,艰难中凸显着亲情,荒诞中预示着真实,绝望中孕育着希望。


三、深

《好命是这样炼成的》是作者刘久安以自己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写成的一部传记文学,更是一部励志的成功学的样板书。就像亚洲行销之神陈霆远先生在封面所推介的那样:我相信刘久安人生的传奇故事,一定可以激励每一个你所爱的人,帮助他们创造人生的奇迹!为什么呢?因为他对人如何从贫穷走向富裕、从艰难境地走向康庄大道、从失败走向成功这一蜕变过程的体验是深刻的,理解是深邃的,同时,它的意义也是深远的。梦想、信念、勤奋、坚持、感恩是刘久安成功的秘诀,这些优秀的品质已内化为其生命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为他不断实现自我、创造财富的内生源动力。在刘久安的字典里,成功的好命到底是怎样炼成的呢?

首先,无论顺境逆境,都要拥有梦想,敢于做梦,相信梦想的力量。就像作者在《自序》中所坦言的那样,当一贫如洗的家庭揭不开锅、三代同房时,当哑巴的死让原本清贫的家庭雪上加霜时,当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时,当在陌生的商海被人骗去一切时,“我”也有过恐惧,有过彷徨,有过抱怨,有过质问,但不管怎样,都没有放弃心中“出人头地”的梦想。所以,最终拥有了财富、人脉、团队等一切梦中所求,可见,梦想的力量足以抵抗一切,创造一切。

其次,坚定信念,勤奋努力,不计回报。在刘久安的长途跋涉中,是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让他走出了黑暗幽深的童年岁月,让他如愿以偿地转业留在长沙,拥有良好的发展机会和平台,更让他在波诡云谲的商海反败为胜,如鱼得水;是超乎常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奋努力,使他在军校创造17个第一的业界辉煌、在商海创造不花一分钱3个月在16个省成立公司的商界传奇、在文坛先后出版著作15部,其中《绿处方》《感悟生命》《背叛》《红雪》《拥挤的心事》等许多作品颇受好评,在“中国变性人”“中国器官移植”“中国遗体捐献”等多个领域写出第一篇长篇通讯等。总之,刘久安的勤奋、坚持让他成为这个时代成功者、好命人的代言者。

还有,一个人要想拥有长久的、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还得拥有健康的身体、健康的心灵和感恩的灵魂。刘久安用自己亲手创办的工厂被合伙人变卖的深刻教训告诉人们,健康是成功的基石。财富是0,健康是无数个0前面的1,没有这个1,一切都等于0。当你的身体抱恙、心灵扭曲时,再小的梦想也无从实现,再多的财富也无法快乐享有。当然,当你拥有健康的身体、耀眼的财富时,还要学会感恩,感恩是心灵的成功。凡是那些取得巨大成功的人,往往都是懂得感恩、时时感恩的人。感恩应该成为人们一种健康、快乐、自觉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追求。

在探讨命运、追求卓越的精神自传里,刘久安是丰富、勤奋、成功的。无论半百人生经历、内心情感世界还是价值观念,其生命色彩都显得格外厚重和斑斓。大学教师、律师、记者、总编辑、企业负责人是他曾拥有和正拥有的客观身份,穷困、无助、彷徨、犹豫、探索、追求、创造、超越是他不同际遇下的生命姿态,这里有它的多姿多彩,亦有它的孤苦无奈;有它的沧海桑田,更有它的博大精深……刘久安用行动和语言为读者建构了一个好命、成功的传主形象,是当下不可多得的优秀传记文学读本。


刘久安,又名刘明,湖南新邵人,湖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16岁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铃声》,28岁出版第一部诗集《情人岛》,30岁担任《营养与健美》杂志社副社长、总编辑。先后就读于第四军医大学吉林军医学院、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南京大学。出版有小说《绿处方》《红雪》《背叛》《蓝色的爱》,报告文学《好命是这样炼成的》《撩痕》,诗歌《子夜私语》《拥挤的心事》《情人岛》《感受生命》等。现居长沙。

 (原载《创作与评论》2017年8月号下半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马新亚:论曹志辉情感系列小说的.. 下一篇黄力之:马克思主义审美批评方法..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