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陈仲庚:儿女情长与责任担当的二重协奏
栏目: 评论 2017-06-13 15:20:28 来源:湖南艺术网

杨柳湾的《杨柳青青江水平》(湖南人民出版社2016年7月版)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长篇小说。作品所描写的内容是当下常见的现实生活,所运用的表现手段是当下流行的微信形式。作者所关注的重点是一群80后的小伙子和90后的姑娘,“他们是独生子女,孤独地快乐着,成长着,思考着,奋斗着,迎接着花样的时节”,也许,在一般人眼中,这是“娇惯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但在作者的笔下,“他们向上、坚毅、善良、有担当,将是国家的栋梁,家庭的希望”(见扉页“内容简介”)。读完这部小说之后,或许会颠覆我们对独生子女的惯常认识,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特别是作品中所重点表现的担当精神,放在任何时代,都不失其英雄色彩。

一、儿女情长的家庭责任担当

这部小说的情节线索其实很简单,从男主人公张朝阳与女主人公晏琪的偶遇相识开始,到他俩的相爱相恋直至最后结婚结束,其间没有大开大合的矛盾冲突,也没有大起大落的情感波澜,有的只是一点因性格及误会所产生的小波折。因此,读这部小说,更多的感受似乎不是在读小说,而是在读一篇儿女情长的抒情散文。作者是一位女性,长于抒情;微信的表现形式,也便于抒情——“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抒写儿女情长的爱情,这似乎就是作品的主题。

当然,仅仅是儿女情长,还不能完整地概括作品的主题,在儿女情长的背后,作者还寄寓着深层的理性,那就是责任担当——首先是家庭责任的担当。作者在第一部分就描写了年轻人席广州的责任担当:“他把父母、祖父母、外祖母可能患病的种类、就近医院、熟悉的朋友、专家级医生都做了一个通讯录”“还与我一起探讨,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孩提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成年后,是集万千责任于一身”;他母亲患胰腺炎昏迷住院,他一个人忙上忙下,晏琪问“席爸爸为什么没有来呢?”“席同学告诉我,他母亲娘家很强势,父亲是靠母亲娘家的支持发展起来的。如果爸爸在这,妈妈没有救到,离开人世了,爸爸要承受岳母一家诸多质疑。而席广州就不同了,他会尽力救母亲的。再说晚上从佛山驱车来广州也不安全。直到第二天天亮后,席广州才打电话给父亲和舅舅们。席广州的担当让在场的所有医务人员为之动容。”很显然,在儿女情长中表现年轻一代的责任担当,这才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完整主题。

既有儿女情长又有责任担当,这在男女主人公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80后的张朝阳比90后的晏琪要大好几岁,再加上张朝阳是学医的,因而在他们初识时,张朝阳就很自觉地担当起了照顾晏琪的责任,当晏琪独自一人去广州上学时,张朝阳在她的背包里放了薄荷糖和零钱,还一路短信不断地提醒她该怎么做。还好因为有短信交流,所以当晏琪在火车上突然病倒时能够被及时发现,避免了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

无微不至地照顾晏琪,这只是张朝阳表层的责任担当,更深层的则是考虑晏琪的成长问题:“我比你年长这么多,如果过早过多地打扰你的生活,就把你的成长过程给扭曲了,我会等着你长大”“我害怕替你成长了,但我一看到你又忍不住要照顾你,恋爱关系不暴露,才能给你一个相对自然的环境。”这就是张朝阳对爱情的责任担当,既要照顾好成长中的晏琪,还要营造好晏琪自然成长的环境。对于80后的独生子女来说,仅仅做到前者已属不易,因为他们从小就享受别人的照顾,而很少照顾别人;要做到后者则更难,年青人正是激情迸发的时候,容易被情感所左右,很少考虑长远。张朝阳能考虑这样细致,没有高度的理性和责任心是很难做到的。这或许也可以说是作者的独特发现和典型提炼。

当然,晏琪也有自己的责任担当,她的责任甚至比张朝阳更沉重。因为张家的家风是“女人会干事,男人会想事”,而且20岁就要当家。张朝阳的奶奶18岁就接管张家的酒厂,成为“酒厂的经理兼厂长”,管理“上百号人的厂”,“咬着牙,现学现卖”,不仅把厂子管理得井井有条,还带来了丰厚的利润,“1949年、1950年两年的利润超过前面好几年”;在酿酒技术方面,也使“张家皮”品牌成为当地的一绝。这不仅使奶奶成为“精明能干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还成为“张家媳妇的楷模”,将张家的家业和家风发扬光大。张朝阳的妈妈下岗后创办药店,因为经营得法,在“泛湖南生活圈里开了近百家”药店,“而且把粤、桂、鄂、赣、皖五省的许可证都办出来了”,更是创造了张家企业的新辉煌。在前辈这样的基业面前,晏琪要想再开创属于自己的新局面,必须有自己的担当和努力。事实上,晏琪也不愧为张家的媳妇,22岁一结婚就接管新药开发公司,并提出了“一头联系时尚,一头联系需求”的经营理念:从时尚说,她利用“美阳阳”微信平台,下载一套跑步器记数系统,并设计出一套五个卡通宝宝,“卡通宝宝每个人都穿运动服,每个人用一种健身器材”“微信平台结合销售各种型号计步器、跑步机,评出日冠军、周冠军、月冠军,分别奖励积分10、100、400……”从需求说,她提出了“与社区医院联合办药房”的方案,“长远可以为积累大数据打下好的基础,近期可以增加销售额”“对社区医院而言,可以节省空间,有条件的可以将原来的药房改造成健身房,一举多得。”这些措施,不仅使“美阳阳”微信平台的“粉丝冲得飞快,每个话题,响应量都大”,连张朝阳都觉得“这个速度,有点吓人,不可思议”“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希望,是药品营销新秩序的曙光。”有了这样的“曙光”,张家的企业何愁不发展呢?!

儿女情长可以让两颗心连在一起,责任担当不仅可以让家族企业兴旺发达,还可以挽救生命于危难。例如蒋仲翔与屈瑞晴的爱情,这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人,从小学开始相识相惜,从假扮哥哥帮妹妹进而“兄妹”情深,尽管后来因两家父母工作的调动而天各一方,但两人始终守望着那一段感情:“人一旦陷入痴情,可以拿一生做赌注!”等到二十几年后再度相逢,当年的小晴已是危重的癌症病人,但“翔翔的深情有如灿烂的阳光把小晴周遭照亮,她翘首以盼的爱情,居然在一次次落空一次次失望后喷涌不绝,翔翔抱起病床上的小晴,泪眼混沌了世界,无分水与岸,你与我,只听得两颗年轻的心,轻轻地碰撞……”心的碰撞产生了奇迹,“疾病被他们的爱情击退了,小晴居然慢慢好了起来”,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不仅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也不乏勇于担当的英雄色彩。蒋仲翔见到病床上的屈瑞晴之后,不仅要娶她为妻,还暗下决心要治好她的病,他把别人给屈瑞晴治病的捐款都退了,他要凭自己的能力给妻子治病,“小晴说你不怕人财两空?他说爱情只要产生了、相知了就是成功”。蒋仲翔如果没有这一份无怨无悔的责任担当,不是花大价钱来提供最好的医疗技术和治病药物,仅凭悉心的照顾和爱情的力量,恐怕也难以产生这样的奇迹。而作者之所以要这样描写,无疑是为了突出爱情+责任的主题。

二、家国情怀的社会责任担当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家与国本就是同质同构的,家是国的缩小,国是家的扩大,“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成龙与刘媛媛演唱的《国家》这首歌,之所以能够引起全世界华人的强烈共鸣,也正因为歌词所包含的意蕴切中了传统文化的主脉:家与国本来是连通的,爱国与爱家也是连通的,因而表达了全世界华人的共同心声。这部小说,写的是纯现代的生活,但从文化根脉上讲,也是切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特点,将儿女情长的家庭责任担当与家国情怀的社会责任担当结合在一起。

家国情怀体现在办企业的理念上,首先就是将企业员工也看成是自己的亲人,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态来对待员工。这也是张家企业从奶奶一辈就流传下来的家风:“1960年过苦日子,大家都饿,奶奶估计有帐盈的大米,请晏主任悄悄监督盘点,账实相比,将帐盈的大米,每晚给工人加二两米做夜宵,虽没有菜,但工人们吃得比什么都香,那时候在酒厂值夜班是很幸福的事。……酒厂百来号人,1960年过苦日子没有饿死过一个人。”这正如晏琪父亲说的:“奶奶,阳阳这么有出息,是您老人家积善积德,我们酒厂的老职工、职工子弟都念您的好,感恩您老人家”;奶奶则说是“托大家的福,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作者在这里让奶奶口中所说的“大家”,决不仅仅是一个“泛指”的概念,还包含有“特指”的成分,这就是“进厂门”与“进家门”同义:进了同一个厂门,就是同一家人。因此,“托大家的福”也意味着工厂是个大家庭,是“托全家人之福”——亦即是全体员工共同努力的结果。这里的差别就在于,“大家”比“全体员工”的表述更亲切。

从本质上来说,家与国是连通的,整体利益也是一致的。但在某种特定时候或特定场合,家与国的利益也不免会产生矛盾,在这种情况下,“舍小家而顾大家”成为一种传统的固有观念,这一点在作品中也有很好的表现。比如张家办企业与捐企业的问题,晏琪问:“60多年前,爷爷把工厂捐给了国家,为什么现在我们又在办企业,还一个接一个?”张朝阳回答说:“时代不同,每个时代都有引领时代的新思想、新技术、新体制,时代的弄潮儿就是这些新思潮、新技术、新体制的倡导者、实践者。爷爷就是那个时代传统知识分子中的先进分子,时代精神与家国情怀兼具,审时度势与士子传统结合!这个捐赠历史证明是顺应历史潮流,是提振家人国家归属感和民族自豪感的英明决策。我们今天的创业创新同样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当然也是家族繁盛的要求。历史也将证明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也就是说,捐企业和办企业看似矛盾,其实是统一的,这个统一就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准确一点说,是顺应了国家在不同时代的不同需求,而这种需求又是与“家族繁盛的要求”结合在一起的。这就是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家族的要求很重要,国家的需求更重要。这与西方文化传统中所强调的个人奋斗、个人价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然,家国情怀的社会责任担当决不仅仅体现在对自家企业的态度上,也体现在对全社会的责任担当上。例如张朝阳他们从屈瑞晴的高额医药费中,发现了广州N医院的医生收受药品回扣贩卖私药等问题,于是进行了广泛的“私药”调查,在掌握情况之后,“他们就向当地纪委举报了N医院主管财务的一拨人通过重复付款贪污、受贿、索要高额回扣的违纪行为,在纪委的安排下向公安局报案”。谁知公安局还没有对药品回扣案进行处理,张朝阳反被人诬告从国外非法购药而被抓进了公安局。表哥陈锦为张朝阳打抱不平,利用自己公司的“美阳阳”微信平台,“广泛转发阳阳好心帮病友买药,反遭起诉的帖子”,引来“跟帖、评论像潮水一样地涌现,一波连一波,蔚为壮观”,但“事件的当事人张朝阳却始终安静、自然、平和。我想因为他有着清晰的宏观认识,透彻的理性思考,更因为他对这个时代有着独到的理解。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其实,外表刚毅的张朝阳也有柔弱的一面,当接到检察院撤诉的通知后,他扑在晏琪的怀里哭了。从外表看,他是那样地“不惑、不忧、不惧”,而内心深处则有着太多的“压抑、屈辱、疑虑”,“还有深入骨髓的恐惧”。在事件当中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心态平和,是因为他有一个信念:“我其实更愿意公开审理,理不辩不明!”从维护个人的声誉来说,撤诉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说明自己根本没有做过违法的事。但他却希望开庭审理,那么他所要辩明的理,显然不是为了维护个人声誉的“私理”,而是全社会应该遵循的“公理”。为了辩明“公理”而甘冒个人声誉受损的风险,没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恐怕是很难做到的。从作者的描写来说,张朝阳既有刚毅、不惑、不忧、不惧的一面,也有柔弱、疑虑、压抑、恐惧的一面,二者的结合,才体现了人物性格的真实性、完整性,也更能体现张朝阳的担当精神。

三、开拓创新的市场责任担当 

作品对张朝阳等人“家国情怀”的描写,接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这是现代中国人赖以生存的依据。但依据只是基础,是出发点,现代中国要进步、要发展,还得走市场经济之路,走创新发展之路。同时,市场经济是买方市场,顾客往往有很大的自由选择度;作为企业一方要想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挺立潮头,站稳脚跟,必须有共存双赢的意识,能够主动地让利,才能获得顾客的青睐,占有市场份额。这部小说描写张朝阳、晏琪等人在市场经济中的责任担当,恰好就是以开拓创新为驱动力、以互惠共赢为竞争力的。

作品中所描写的张家企业,从祖辈的酒厂到父辈的药店,本来就是根据市场需要的开拓创新。到张朝阳这一辈,在父辈药店的基础上再向前拓展,将新药的研发与推广均包括在内。张朝阳在深圳创新高科技产业园成立了一家新药推广公司,以他母亲创办的“李小丽平价大药房”为主要投资方,联合广州F汽车销售公司、佛山齐惠洁具公司三家企业共同出资,并“设定了一个模式:在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福建等省的知名医院和药企吸收医药从业人员组成若干个骨粉团,每个骨粉团的活跃度都有打分,攒足一定的积分可以换做现金,买药、买洁具、买F汽车。广州的N医院,由于参与互动的人多,活跃度高,而且回答问题准确性高,10月份就有人将积分攒在一起,在F车4S店,买了一台10万元左右的轿车。”从经营模式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开拓创新,并且充分利用了高科技信息化手段;从服务理念说,也充分考虑到了互惠共赢的问题。在此基础上,他们还提出了一个“众包众筹方案”: “公司将与各大科研机构签订新药开发、新药认证、临床试验等等一系列合同。深圳市政策先导,公司总部设深圳。长沙正处房价低谷,工资成本低,人力资源丰富,公司的科研部和微信平台放在长沙,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这一方案,可以说考虑周全,为企业的快速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尤为重要的是,张朝阳他们在考虑股东、顾客互惠共赢的同时,仍然不忘记与国家利益的连通。当新药推广公司刚刚成立之初,就有多家企业想要投资入股,张朝阳考虑:“有人投资我们是好事,是对我们的信任,也是对整个经济大环境有信心。关键是要让大家实实在在得到实惠,让我们的粉丝、股东、合伙人财富积累有可持续增长的能力,逐渐形成有责任心的中产阶级群体,这于公司于国家都有正向作用。”让大家得“实惠”,给公司和国家增添“正向作用”,这是张朝阳等年轻一辈家国情怀的进一步显现,更是张家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动力源。作者的这种描写,不仅给主人公增添了英雄色彩,也给作品增添了正能量。

因此,整部作品让读者在卿卿我我、缠缠绵绵如沐春风般的情感故事中,感觉到一股凛然的正气、向上的力量,作者向读者展示的是一幅多层次的风情画:儿女情亦长,英雄气更旺。或许也可以说,这是市场经济+信息化时代的“新儿女英雄传”。

用微信的形式写小说,这是一个新的尝试。当然,这一尝试也是继承与创新的结合:从继承方面说,是书信体小说的继续;从创新方面说,毕竟是前人尚未使用过的手段,很难有现成的经验可借鉴。但不管是书信体还是微信体,它们有一个共同的优势,那就是第一人称的所见所闻,让读者读来倍感亲切;但也有一个共同的很难把握的东西,那就是不同人所写的书信或微信,其语言风格是有差异的。成熟的作家一般都有自己的语言风格,他要代他人立言,首先要变换自己的语言风格,再根据不同的人物性格写出不同的语言风格,这确实是一大难题。正因为难,所以采用书信体形式写小说的作家很少,采用之后写得成功的就更少,在世界文学史上,除了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堪称成功之外,再难找到经典之作。杨柳湾的这部小说,作为一种新的尝试,自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虽说现代生活的同质化趋势严重,不同人发微信很难再有自己的语言风格,但既然是写小说,就应该有艺术提炼,婆婆和媳妇作为两代人,在语言风格上应该是有差异的,但作品中却很难看出差异性来。这应该提醒作者或意欲采用这一形式的作者注意,语言风格虽然不能说是作品成功的关键因素,但也不是可有可无的,要想把人物写活、写出个性,就必须锤炼出人物语言风格的个性,这也是典型创造的普遍规律之一,不能忽略,更不能悖逆。


                                        (作者系湖南科技学院教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王干:80后作家的分化与渐熟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