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批评的理论,理论的批评 ——“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构建”高端论坛综述
栏目: 艺苑风采 2017-12-15 11:27:35 来源:湖南艺术网

赵炎秋 王欢欢

2016年4月8日至10日,由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和湖南师范大学主办,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和《中国文学研究》杂志社承办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构建”高端论坛在在湖南师范大学隆重召开。来自北京、上海、湖北、湖南、广东、江西、四川等地的专家、学者以及湖南师大文艺学专业的老师和研究生共60多人参加了本次会议。大会开幕式由湖南师范大学赵炎秋教授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研究员、湖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李民教授、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郑贤章教授分别致辞,张江研究员就“建构中国当代文论话语体系”做主题发言,提出以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和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批评的理论,理论的批评”为主导思想,立足于当下中国的文艺现实,继承创新传统文论的优秀成果,批判借鉴西方文论资源,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论话语体系,做有思想的学问,发中国自己的声音。他认为,目前可以先从基础做起,融合西方文论、古代文论、当下文学批评这三支队伍,进行中西文论关键词比较研究,在此基础上,逐步发展,形成中国自己的文艺理论体系。

本次会议的讨论主要围绕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这一主题进行。与会专家学者的发言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主题:

一、明确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目标和方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界大量引进西方文论,这对中国的文艺理论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同时,将西方理论奉为圭皋、照搬西方经验、“套用西方理论剪裁中国人的审美”等现象也屡见不鲜。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构建一度陷入低迷。明确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目标和方向成为了与会学者的讨论热点之一。冯宪光教授(四川大学)指出,由于学术研究的格局体制和高校学科划分等多方面的原因导致了中国古代文论、西方文论、当下文学批评这三只队伍,自说自话,各自为政。中国当下的文论话语体系是一个多元的综合体,亟待主导话语的建构。主导话语的建构要以多元一体为方向,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立足于当下中国文艺创作的现实要求,继承创新传统文论的优秀成果,批判借鉴西方文论资源。蒋述卓教授(暨南大学)从审美批评到文化批评再到价值观批评出发,梳理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艺评论视角的内在转变,指出中国文艺批评在当前时代要达到自觉,应该摒弃“二元对立”的批判思维模式;在多元文化的基础上建构主导话语,开展价值观批判;在借鉴西方理论资源的同时,不断致力于建设本土化的文化批评理论。赵炎秋教授(湖南师范大学)从学理的角度探讨了党的领导人关于文艺问题的三篇讲话,强调构建中国文论话语体系,不仅是时代与现实的需要,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一贯追求和一直主张。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到邓小平《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词》,到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与中国特色文艺理论与其话语构建有着密切的联系。赖大仁教授(江西师范大学)以当代中国文论的学科反思作为切入点,通过具体的分析,指出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必需坚守文学研究的本位立场,坚持具有普遍共识的现代性文学观念,立足于文学的创造性、审美性、情感性、想象性、语言艺术特性以及审美与人文精神价值,避免“文学性”的过于泛化,坚持文学理论的知识形态与价值形态统一、理论认知取向与实践介入取向统一,避免理论目标与研究意义的迷失。段吉方教授(华南师范大学)从阐释何为文论话语的“中国经验”入手。进一步指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建设中的“中国经验”不应只是理论层面上的高空作业和批评话语的实用操练,它需要通过有效的批评实践,增强对当代中国文学发展所面临的历史情境与理论共生张力的分析,在把握当下文学经验与文化语境的过程中,凸显理论精神和批评品格。毛宣国教授(中南大学)通过解读张江教授的“强制阐释论”,强调要实现中国文论的重建,必须有自己的理论基点,即重归中国文学实践和坚持民族化的方向,同时还必须处理好民族化方向与引进接受西方文学理论的关系,宏观系统的文学理论建构与具体的文学现象和理论问题研究的关系,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的关系。余三定教授(湖南理工学院)则认为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是一个长期的、系统的、复杂的工程,要把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地位、中国文化的主体地位和外来文化的“他山之石”地位三者有机地统一起来。

二、探索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有效途径和方法

面对来势汹汹、千变万化的西方文学理论,一直不变的是中国文艺理论工作者不断寻求构建本土化文学理论的努力。与会学者从不同视野、不同角度提出了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有效途径和方法。高建平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关注的是在继承创新的过程中“拿来”的问题,指出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要反对国粹主义,提倡五四精神,正视20世纪中国文论史,以自主创新为基础,以实践为检验标准,放大眼光“拿来”,重新反思“送去”,将“拿来主义”、“实践标准”、“自主创新”三者合一。张政文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李建中教授(武汉大学)提出了中西文论话语体系和关键词比较的问题,他们所谈的问题一体两面。张政文研究员谈的是中西文论关键词、原话语和原点比较;李建中先生教授谈的是中国文化元典关键词研究。两位教授殊途同归,共同论证了中国古代文学理论通过现代阐释,走上世界舞台和西方文学理论进行对话的可能性。胡亚敏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以“马克思主义艺术生产”为侧重点,强调中国的文艺批评需要从以往的政治或纯审美的思维中走出来,参与到整个艺术生产活动中,用一种新的审美理念去正视市场经济条件下艺术生产的性质和发展,促使艺术生产与艺术消费的良性循环,用“批评的力量”影响和指导人们对文学艺术现象的判断。周启超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用“现代斯拉夫文论轴心话语”举例,指出建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首先要对引进的话语事件进行双向清理,看看其是怎么被译介、引入的?怎么介入到中国文学批评的实践中来的?陶水平教授(江西师范大学)认真解读了布尔迪厄的文化场、艺术场、美学场理论,以期对当代文论话语体系的建设具有启发意义。王坤教授(中山大学)选择反本质主义作为个案研判的对象,对这个具体问题进行系统探讨,以宏观把握引导微观,得出以下结论:本体论取代不了本质论,文学还是文学,文学的本质还是存在的。文学批评实践要想从“强制阐释”回归到正常状态,必须重视文学的本质论。李凤亮教授(深圳大学)、欧阳友权教授(中南大学)强调在构建当代中国文论的话语体系的时候,要具有文化和新媒体的视野。李凤亮教授主张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构建,应在强化文化意识、拓展文化视野方面有新的主张、新的开拓。欧阳友权教授认为网络文学异军突起,成为了主要的文学形式之一,拓展了文艺学的研究边界,推动了文艺生产和文艺观念的擅变,因此,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不能忽视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和研究。欧阳友权教授的观点得到欧阳文风教授(中南大学)的呼应与肯定。傅修延教授(江西师范大学)和肖伟胜教授(西南大学)分别从“听觉”、“视觉”个案分析出发,通过比较研究中西文学结构观念的差异。傅修延教授认为,西方小说结构是首尾一致,中国小说结构是断续式的。这与各自的文化传统有关,归根结底是与各自文化背后的感官宇宙有关。西方文化是主要是视觉文化,感官宇宙是视觉宇宙,更重视视觉的明朗性,中国文化主要是听觉文化,感官宇宙是听觉宇宙,更重视听觉的模糊性。这导致当下的文学批评以西方化置换全球化,以西方文论话语代替国外文论话语。承接傅修延教授的“听觉”研究,肖伟胜教授通过多方位解读罗兰•巴尔特笔下的“埃菲尔铁塔”,指出“听觉”和“视觉”是共通的。从个案分析出发,进行中西文论比较研究无疑是建构中国当代文论话语体系最有效,最具有针对性和实践性的途径之一。基于当代文论话语体系建设要和当代艺术发展的实践相结合这一实际,曾军教授(上海大学)关注的是文学理论的“本土化”问题。曾军教授举例指出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也存在本土化的问题。由于英国的伯明翰学派和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都和自己的本土经验紧密结合,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曾经出现英国思想,欧洲经验,欧洲思想,美国经验,因而,用西方文论话语阐释中国经验要重视“本土化”这个问题。傅其林教授(四川大学)认为人民文学论是一个未完成的历史建构,在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过程中,人民文学论还有可开掘的空间。何林军教授(湖南师范大学)指出演绎逻辑是西方文论发生发展最为主要的逻辑形式和思维方法,但它具有张江先生所讲的“强制阐释”之弊端,因片面而深刻,形成“片面真理”的奇特景观。故而,我们在建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时候要学会批判的借鉴西方文论资源。

三、完善机制和保障体系

建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是一项宏大的工程,需要完善机制和保障体系。

张江研究员在会上提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建构高端论坛”要形成常态,继续进行下去,要融合中国古代文论、当下文学批评、西方文论这三支队伍,大家共同参与、互动、对话,共融、共建,共同发出中国声音等一系列主张。这一系列主张的实施和工程的开展,为当下中国文论体系的建构提供了机制保障。同时张江研究员还提出了经费保障等问题。胡亚敏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也指出“中西文论关键词比较研究”是建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基石,高端论坛是在为当代文中国论话语体系建构规划蓝图,这两项举措都具有重大的意义。冯宪光教授(四川大学)还提出了以中青年队伍为主导,建立突击队,占领文学理论研究至高点的设想。

大会闭幕式由湖南师范大学何林军教授主持,暨南大学蒋述卓教授做大会总结。蒋述卓教授把大会发言内容概括为三个方面即:明确目标和方向,探索方法与途径,提出了机制与保障。他指出这次会议是构建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的关键点和奠基点,具有高起点、高视点、高质量等特征。最后他呼吁大家以这次会议为开端,共同探索,共同实践,共同发出声音,做有思想的学问,说“中国话”。在闭幕式上,张江教授再次强调东西方文学理论基于不同的文化和文学实践,“不宜用西方文学理论剪裁中国的审美”。因为,东西方文化的逻辑不同、语言不同、审美趣味不同、价值取向不同、道德传统不同,文学实践必然不同,基于文学实践的文学理论也一定不同,照搬西方的文学理论是一条行不通的路子。建构当代中国文论话语体系要从基本的概念入手逐步建立我们自己的范畴和逻辑体系,提出一批理论,最终建构起来我们自己的文论话语体系。

 

(赵炎秋系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欢欢系湖南师范大学2015级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生)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湖湘艺术名家历史文化与当下价值.. 下一篇立足湖湘文化,繁荣文学湘军 ——..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556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