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艰辛而美丽的创新——浅评《湖南当代音乐史》
栏目: 协会在线 2018-03-16 09:30:06 来源:湖南艺术网

艰辛而美丽的创新

  ——浅评《湖南当代音乐史》

□ 刘乐权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题记

 

世界就是有点奇怪,历史有时往往就在不经意之间被创造了。《湖南当代音乐史》2016年5月悄然面世,于是一个奇迹产生了。当主编刘镇钰把刚刚由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交到中国艺术研究院时,专家们惊讶了:“中国第一本当代省级音乐史诞生了,湖南在音乐史编撰上走在了全国前列”。湖南文艺界一致称赞“功德无量”。全省音乐工作者和音乐爱好者更是啧啧赞叹:“难得的好书”。面世一年后,索要者纷至沓来。

《湖南当代音乐史》的出版,再一次显示了湖南人“敢为天下先”的湖湘精神。创新是美丽的,却也是艰辛的。

其一,既要敢想,又要能做,该书坚持普遍性与开创性相协调,创下了我国音乐史上多项新纪录。穆勒说过,“现在的一切美好事物,无一不是创新的结果”。塞·约翰逊在论述诗歌创作时说,“诗歌的灵魂在于创新,即创造出使人意想不到的,惊叹不已和赏心悦目的东西”。《湖南当代音乐史》的出版,就是这种“使人意想不到的,惊叹不已和赏心悦目的”创新。连编撰者自己都未曾想到,《湖南当代音乐史》甫一问世,即具有如此新鲜而巨大的历史意义。该书一连创下了三个新纪录,其一,这是湖南历史上第一本音乐史;其二,这是湖南历史上第一本当代音乐史;其三,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省级音乐史。

《湖南当代音乐史》的成功出版,得益于以下三个因素。

——策划,这是成书的重要前提。著名科学家李政道说过,“要开创新路子,最关键的是你会不会自己提出问题,能正确地提出问题就是迈开了创新的第一步”。追根溯源,《湖南当代音乐史》正来自于一个“提出问题”的点子,这个点子看起来“小”,却是一个具有开创性意义的金点子。这个点子一说出来,即得到众多圈内朋友的认可和赞同,一致认为这是一件有利于湖南音乐事业的实事好事。刘镇钰、刘振球、何开明等省内著名音乐家纷纷响应。特别是获得了省音乐家协会两任主席黎晓阳和邓东源的肯定和支持,双双担任该书顾问,邓东源主席还欣然题写了书名。

——坚守,这是成书的必备素质。干任何事情都要持之以恒,坚持到底才能成功。编写《湖南当代音乐史》前后历经四个年头,是一件彻头彻尾的无经费、无编写人员、无办公地点、无先例可依的“四无产业”,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一切都靠自己来做。其整个过程首尾难顾的现象可谓是层出不穷,仅是商量入编人员有关事宜的碰头会就大大小小开了40几次。在编写过程中料想不到的奇新问题不断涌现,艰难困苦接连不断,如果没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的韧劲与坚守,那早就半途而废了。

——团结,这是成书的致胜法宝。该书的编写不仅时间长,前后历经四个年头,而且牵涉面广,编写者近30人,既有德高望重的业内专家,又有崭露头角的乐坛新锐;既有熟通音律的作曲家,又有舞文弄墨的音乐评论家;既有家住省城长沙的,又有分散在市州县各地的。

人多当然可以力量大,但弄不好也会“艄公多了打烂船”。所以,团结对于此书的成功便显得尤其重要。四年时间里,编写者怀揣对音乐事业的酷爱之情和为了音乐事业而乐于奉献的牺牲精神,以一种对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的使命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筹措资金、搜集资料、探讨写法、撰写篇目、联系出版,各个都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从来就没有不听调遣、我行我素的,这么多从各方汇集而成的人员甚至没有闹过一点矛盾。此事传到了湖南省文联,引起了文联领导的关注,如管群华同志亲自过问,并为之争取列为湖南省文艺创作扶助基金的扶助项目,从经费上给予了大力支持,这为该书的出版创造了条件。在具体的编写过程中,本书集思广益,发挥集体攻关的作用,有的章节,在集体研究确定入编人员与作品后,由三至五人执笔,初稿出来后又反复讨论,有时六至八人重点修改,直到大家认同一致通过为止。依靠群体力量完成书稿,此乃本书又一突出特色。

完全可以这样说,《湖南当代音乐史》的成功面世是既得了天时,又得了地利,更得了人和。

其二,既立足于基本事实,又不拘泥于一事一物,该书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开创了音乐史书写作体例上的新模式。

该书立足基本事实,按照“史”的要求,严格地以有根有据本专业名家文字资料为凭,参阅《湖南省志文化志》《湖南百科全书》《湖南文艺六十年(1953—2013)音乐卷》《中国音乐年鉴》《中国音乐家辞典》等典籍,客观记录与评述湖南音乐事业的发展变化,寻绎每一时期音乐活动过程的来龙去脉,做到事实清楚、准确,对历史负责。

——取材上独辟蹊径。本书以1949年湖南和平解放为上限、2014年为下限,时间跨度65年,涉及的音乐家、音乐作品和音乐事件太多了,本书取材上独辟蹊径、自成一体,既强调“全”、又注重“要”,并不“眉毛胡子一把抓”。在音乐人物展现方面,在选择对象时,力求以社会影响为依据。比如音乐作品,一要该作品在社会上演唱(奏),在群众文艺活动中公演过;二要刊登于国家正式出版物上;三要参考其在同一时期同等条件下,获过省级以上何种奖项;四要有本专业名家在报刊上评价的文字凭据,并且由编写组集体研究予以综合论定。在人物介绍时,由于不少作曲家涉猎几种创作体裁与领域,该书选择其成就最大的项目为重点。比如白诚仁,他在歌曲、器乐、舞蹈音乐、电影音乐诸方面都有精品力作,不是撒辣椒粉式地在几个章节里介绍,而是选择影响最大的歌曲创作,其生平、艺术成就也安排在歌曲作品后进行全面介绍。

为了更具史料价值与珍藏意义,该书在取材上匠心独运、大胆创新,走前人未走过的路,做前人未做过的事,在介绍传主事迹时配发传主的照片。既有文又有图,图文并茂,既见事又见人,事人皆现。这是该书最新颖的地方,于是也就成为该书最大的特点和亮点。尽管这样做增加了工作难度,但却成为本书的一条编辑原则。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于是该书便格外难能可贵。如吕骥、贺绿汀、田汉等大师级音乐前辈以及著名音乐家唐璧光、白诚仁、瞿琮等,在书中既有事迹介绍又有照片,让读者们既了其事又见其人,让这本史书显得格外亲切和珍贵。而在具体工作中又坚持灵活性,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地死撑硬拚。比如极少数音乐家或因早已退休随子女居住他地,或因已离世而其后人难觅,实在找不到照片,便也不完全苛求一致,采取灵活处理的办法,让书得以按正常程序出版。

另外,像歌词这种新体裁,该书也走出了创新性的一步,大胆地进行了吸纳,在第一章《声乐》里专辟第三节《歌词》,堂堂正正地把歌词和歌词作家写入书里,成为古今中外第一部拥有歌词章节的音乐史。

——体例上独辟蹊径。《湖南当代音乐史》全书共十章,31万字。在具体的编写过程中,该书未按一般史书以年代为顺序的写作程序,而是以音乐艺术的表现形式谋篇布局、开章辟节,这也算是一个首创。该书以声乐开篇,以音乐报刊与音乐出版煞尾,中间为器乐、歌剧音乐、戏曲·曲艺音乐、舞蹈(剧)音乐、广播与电影电视剧音乐、音乐教育、音乐理论、音乐评论,自然形成十章三十二节。第一章《声乐》,共四节,第一节《概说》,第二节《歌曲》,第三节《歌词》,第四节《大中型声乐套曲与组歌》;第二章《器乐》,共五节,第一节《简要回顾》,第二节《西洋器乐活动》,第三节《西洋器乐创作》,第四节《民族器乐活动》,第五节《民族器乐创作》;第三章《歌剧音乐》,第一节《湖南歌剧创作梗概》,第二节《各歌剧团情况简介》,第三节《主要剧目与作曲家》;第四章《戏曲·曲艺音乐》,第一节《湖南地方大戏》,第二节《湖南地方小戏》,第三节《湖南曲艺音乐》;第五章《舞蹈(剧)音乐》,第一节《继承探索时期》,第二节《夹缝中发展时期》,第三节《开拓繁荣时期》;第六章《广播与电影电视剧音乐》,第一节《广播与广播剧音乐》,第二节《电影与电视剧音乐;第七章《音乐教育》,第一节《基础音乐教育》,第二节《专业音乐教育》;第八章《音乐理论》,第一节《湘籍音乐理论家的贡献》,第二节《音乐基本理论的研究》,第三节《音乐表演艺术研究》,第四节《戏曲音乐理论研究》,第五节《民族民间音乐与音乐史学研究》,第六节《音乐教育理论研究》;第九章《音乐评论》,第一节《新中国成立后的探索阶段》,第二节《改革开放后的活跃阶段》,第三节《21世纪伊始的发展阶段》;第十章《音乐报刊与音乐出版》,第一节《音乐报刊》,第二节《音乐出版》。正文之外,加了一个《湖南省音乐家协会历届领导班子名单》的附录。这个附录加得好,读者们可以清晰地了解湖南省音乐家协会历届领导班子成员。从长远来看,湖南省音协历届领导班子成员名单也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资料。

这部书囊括了当代湖南音乐界的方方面面,拥有十分丰富的知识和非常珍贵的史料,堪称当代湖南音乐百科全书,值得珍藏,值得研读。

其三,既看清当下,又瞄准未来,该书坚持现实性与前瞻性相统一,拓展了音乐史籍资政育人功能上的新境界。

编写这部书,往大处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往小处讲,就是为湖南当代音乐家立传。说起后面这个原因,还有两个同白诚仁有关的小故事。白诚仁是湖南省在全国最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著名作曲家,他作曲的《挑担茶叶上北京》《洞庭鱼米乡》《小背篓》妇幼皆知,可对其作者本人知之者却甚少。有一次,本书一位艺术指导在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进行研究生论文答辩时,一位硕士生问“白诚仁是谁”,这让所有评委目瞪口呆、大跌眼镜。另一个故事是,湖南省2008年4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为白诚仁举行专场音乐会,在进行排练中,一位担任白诚仁专场音乐会指挥的指挥家竟然问演职人员“白诚仁是哪个”。如此声名赫赫的白诚仁,竟然不为圈内人所知,那么对一般音乐家则更是行同陌路了。音乐家们在世时尚且都不为人所知,那去世之后岂不更是“门前冷落鞍马稀”了么?古人云:“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习近平总书记说得更明确:“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一种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激励着编撰者们,他们带着“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的决心编写一部湖南当代音乐史,为湖南音乐界写史,给湖南音乐家立传,让湖湘音乐家们既“活”在当代又“活”在后世,让湖南当代音乐史发挥资政育人的作用。

为此,该书对传主的记叙别出心裁,既介绍其人,还介绍其作品及作品的影响。既写人又记事,在记事上既记叙其已取得的主要成就,又揭示其在社会上的地位及影响,这是本书的又一鲜明特色。

美国诗人惠特曼说过:“一个民族的最高检验,竟是自己所生产的诗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讲话中强调指出:“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完全可以这么说,当代湖南音乐的历史,就是湖南当代音乐家自己“生产”的音乐。正因为此,此书便不厌其烦地详细记录音乐家们的作品。这样,既能全方位地了解湖南当代的音乐作品,又能多角度地了解湖南当代的音乐家,既能具体地了解湖南当代的音乐概貌,又能清晰地感受湖湘音乐文化的风采与魅力,从而激发读者继承和开创湖湘音乐文化的勇气与力量。如此这般,则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资政育人的功能,实乃功莫大焉!

 

     (作者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音协音乐理论音乐评论委员会副会长、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音乐评论委员会副会长)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2017年湖南文艺评论大事记 下一篇穿越时空的澧水情结——读陈颉长..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458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