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穿越时空的澧水情结——读陈颉长诗《澧水,澧水》
栏目: 协会在线 2018-03-13 14:13:02 来源:湖南艺术网

穿越时空的澧水情结

——读陈颉长诗《澧水,澧水》

陈俊勉

湖南四大水系之一的澧水,发源于湘西北的桑植县。澧水流经桑植约219公里,占总长度378公里的一半以上。诗人陈颉曾在澧水流域所在乡镇执教多年,他以不同审美视角注目澧水,想象澧水,与澧水深情对话,以诗人的眼睛审视澧水的今天与过去,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陈颉第四部诗集《澧水,澧水》出版之前,我曾有幸读过他的首部《最是澧水》和另一部《两年间》,两部诗集中绝大多数诗作,所写内容均与澧水有关。2014年第2期《绿风》杂志在“大器”栏目隆重推出了陈颉的长诗《澧水,澧水》,不久第5期《湖南文学》杂志又推出其姊妹篇配图长诗《澧水,澧水》,我都有幸先后拜读。作为陈颉的最新长诗力作,《澧水,澧水》可谓“诗意澧水”最具分量的代表作了。而诗人流露于笔端的真情实感和浓浓诗意,令同是澧水河畔长大的我感同深受,并为之灵魂震撼!

一、一桢描绘今昔澧水的巨幅画图

澧水有三源,即北、中、南三源。其中北源发源于五道水镇的岔角溪,附近七眼泉旁立有黄永玉题写的“澧水源”石刻标志,久负盛名。陈颉眼观其景,耳闻其声,心感其神,澧水成了他课余饭后的另一道精神大餐,不断喂养着他日愈丰盈的诗歌:

“一个赤身裸体的动词,缓慢前行,一声鸟鸣/惊醒一河的幽静。这些夏天流淌的脚印/一声歌谣,如逐鹿中原的马蹄,在岁月的风口/被晨光越洗越亮,风高浪急的路,一粒沙或一块石头/开始奔跑,前朝旧事丢满两岸……”读罢长诗开篇,一种厚重的历史苍桑感压迫着我思绪的空间。

西汉以后,历代封建王朝不断加强对湘鄂渝黔边的统治。自相单程拉开反抗东汉王朝的序幕,经北宋至明朝,陈从、覃儿健、廖彦、尚俄蒂等民族英雄,在澧水三源一带掀起针对封建王朝的反抗斗争。明嘉靖年间,倭寇作乱苏杭,其后倭首丰臣秀吉将侵略铁蹄踏入朝鲜,澧水流域的土家儿郎曾先后两次派兵抗倭,历时12年之久。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桑植发动“桑植起义”,贺龙同志以澧水流域为中心地带,相继建立了湘鄂边、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先后有5万多桑植人参加红军和地方红色政权,其中史籍中有姓名可考的革命烈士就达5千多人,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

数千年来,澧水或浅吟低语,或激流欢腾,或浩浩荡荡,见证了桑植这片古老土地上的荣辱兴衰!干旋乾转,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前朝旧事丢满两岸”,唯有澧水流淌不息,繁衍了一代又一代桑植儿女;唯有“河水的面具/缀满虫鸟的晚唱,带不走野花构成的倒影”,成为诗人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在长期的生产劳作中,澧水两岸的桑植先民用“三千年的谣曲,肥了鱼儿”,逐步丰富了以桑植民歌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暮野苍苍,排客跟随号子离开花朵盛开的村庄/一路上,浪花划过指尖,坚硬的渔歌/如一串灵魂的钥匙握在掌心。八百里/九九险谷的威仪,让你无法说出芷兰的清香……”

如果说,以上诗句描述了澧水排客与民歌为伴,充满诗意的劳动场景,那么,下面的诗行则反映了他们像蚂蚁一样卑微,以“阳光为帽风雨为衣”,“木材讨盐,山药换布”的艰难而辛酸的生存状态:

“湘西北,澧水一路向东,浪花起起落落守不住/自己的身子。清晨,号子推开滩头的辽阔/低点再低点,一队蚂蚁,缓慢前行,一丝/不挂的队伍,阳光为帽风雨为衣,一根绳子/潜行的身躯,一张弓慢慢拉开……”

诗人不仅以“鱼”观照自己,“读鱼,想象自己在尘世的另一种状态”。而且,借“在澧水河中被来回浆洗”的“鱼”,比拟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动者:

“鱼,在澧水河中被来回浆洗,流水略显伤感/一张网构成生存的欲望。鱼,凭着影身银白的光芒/穿梭于流水宽阔的寂寞,袒露虔诚,一个缥缈的梦/引领她的行程。读鱼,想象自己在尘世的另一种状态……”诗人感恩澧水、感恩生命、关注民生、体恤民众之情跃然纸上。

类似诗句比比皆是,如描写渔夫生存状态的:“渔夫手握竹竿的日子,撑不住流水的速度/目光抱着远方的风景,可以入梦。”“清凉的更声,刚从庙口伸出舌头/渔翁驾着澧水吼过了风高浪急的峡谷”;描写浣衣女子洗衣场景的:“下河浣纱的女子濯足浅水捣棒,从水面搬来一河的光辉,透过湿润芬芳的薄雾/落在红润的脸上”;描写当今农村现实状况的“土地撂荒的乡村,季节的风口,阡陌向晚/一颗心在生疼。”等等。

二、一曲献给九曲澧水的款款情歌

诗的全篇无不充盈着诗人对澧水的深爱之情和由衷赞美。澧水是甜美清纯的,是不可亵渎的。诗人眼中的澧水具有“情人”与“母亲”的双重身份。“在湘西,人们有时叫她兰溪,这深谷的/九曲河水,你见到她时,她在青山绿叶间/闪闪烁烁,你要坐一列火车,在数有百计的/遂洞穿过,才会拥抱她的梦……”没有对澧水的一往深情,没有对澧水的独特爱恋,是无法产生这种感受的。爱她,就要爱她的一切,爱她的身体,爱她“衣冠楚楚的女子”般的兰草“弯腰的姿势”,“没入水中”的“九叶的绿裙”和“宁静的花蕊”。正如诗歌所写:

“透过斜斜的雨丝,兰草的长势,慢慢推开了/澧水的簇拥,一位衣冠楚楚的女子/弯腰的姿势,九叶的绿裙没入水中/扑梭,快速的扩张着,宁静的花蕊,一种力量/凌空跳舞地敲击河风,打开倾听,一堆蓝色的火焰/一双眺望的眼睛,在季节的边缘,照亮岁月的路口……”

诗人对澧水的爱是痴迷的,是情到深处的,甚至到了想入非非的程度:“水湾,澧水最性感的部位,坚守着/被眼雕塑。漫步水湾,你会爱上/从河心洲飘来的芦花,干净闪亮。水湾/流水的一次盛会,总在春天动情展露笑容……”

面对澧水秀色,诗人百看不厌,百思不烦,甚至乐此不疲,甘为美色所“俘虏”:

“三月的阳光下,满坡红妆,一路荡漾的花朵/风生水起,一个上午我都揉着眼睛。一个人的途径/一群妩媚的女子向我靠近,手舞足蹈差点把我推到……”

其实,诗人对澧水之爱,远远超越了情人般的卿卿我我之爱,它是一种建立在感恩基础之上的儿女对母亲之爱,是一种建立在审美观点之上的理性之爱,爱得执着深沉,爱得义无反顾。如果离开了这种爱,就会失去“我柔情似水的归宿”。这才是澧水长诗的创作源泉之所在:

桑植是一位姑娘的名字,桑植民歌是姑娘身上/一对动人心弦的乳房,款款情意,妩媚舒展/……桑植,澧水浇灌的歌声是我柔情似水的归宿。

三、一部弹奏诗意澧水的动人旋律

《澧水,澧水》长诗,总共45节,343行,6千余字。全诗容量之宠大,气势之磅礴,手法之独到,感染力之强,并非一个普通诗人所能达到的。诗歌从“一个赤身裸体的动词”开篇,依次向读者展开不同状态下的澧水——“缓慢前行”的澧水,“迈着碎花步儿”的澧水,“在水之湄,西天的落日挂在山头”的澧水,“月光暗下”的澧水,“渔火映照河面”的澧水,“黑夜挽留了月亮”而“青山留不住”的澧水,“斜斜的雨丝”中的澧水,午夜“空间宽大而深情”的澧水,与“一条河交叉”的澧水,被“一朵野菊”窥视的秋夜澧水,“暮野苍苍,排客跟随号子离开花朵盛开的村庄”时的澧水,“流水经过河谷,几乎充满了阻拦”的澧水……

意象密集,形象饱满,是诗歌的一大特点。飞鸟,沙石,夕阳,月亮,木橹,船桨,古柳,鱼儿,白鹭,白鹤,蝴蝶,兰草,芦花,野菊、稻花,樱花,树枝,山峰,天空,水湾,沙滩,沙洲,河谷,枯木,桥梁、村屯,青烟,排客,渔翁,渔火,蓑衣,吊脚楼,玉米地,浣衣女,岔角溪,穿洞峡,天平山,了望台、斗篷山,马鬃岭,扬旗山……长诗意象丰满,美感层叠,诗意浓郁,构成九曲澧水气势恢弘的辽阔背景,给人造成了应接不暇的视觉冲击。以下诗行,分别以“一条鱼”,“一朵花”,“一座桥”,“一只船”,“一尾鸟”为意象,构画了一幅独特的水墨山水画,可谓九曲澧水巨幅画图的一个缩影:

一条鱼,拍着手掌慢游,在水面展露芬芳/沿途村屯,支付着岁月的银票。一朵花,浅蓝光亮/晃动着,水像风一样清凉,河岸柳树,满怀喜悦的伤感/一座桥,暗黑安静,驼着背,簇拥着水声/在等待的时间里,指着家的方向。一只船,恍惚中/收起小脚,仰天躺下,桨在船舷,回味着洞庭的美梦/一尾鸟,临水飞翔,凌空蹈虚,抱住倒影/翅羽滑下的阳光,反复擦洗着流水。

想象大胆,比喻奇特,是该诗的另一大特点。诗人无时不在展开想象的翅膀,进行审美创造,赋予诗歌强大的生命活力,让澧水之美映入眼眸,扑入胸怀,不管你见没见过澧水,都会勾起你一种去品味澧水的冲动。如:

诗人将“岔角溪”比作“澧水的一根柔指”,把“兰草”比作“一位衣冠楚楚的女子”,把在水中舞动的“一只鹤”比作“一裸身的仙女”,把“芦花”比作“一轮白色头巾”,把“桥”比作“一位深情溯流饮水的智者”,把“油菜花”比作“镀金的帽子”,把“一个洞”比作“澧水藤蔓上的一颗果实”,把“三月的西海”比作站在山峰的“一位窈窕淑女”,把“三月的澧水”比作“土家人的一条哈达”,“春风突起,花香四溢,蔚蓝被天空收回”。再如:

“一曲低沉回旋的渔歌,如席地而起的风声/让我退回在一只酒杯里与屈原同饮一河兰花的芬芳”;“暮野苍苍,排客跟随号子离开花朵盛开的村庄/一路上,浪花划过指尖,坚硬的渔歌/如一串灵魂的钥匙握在掌心。”等等,比喻无不生动贴切,出神入化。以下诗行,诗人更是突发奇想,令人叫绝:

“月光暗下,水的声音有时模糊不清,水面/小鱼的停留是一个黑暗的梦镜/凉意聚拢过来,古柳举起岸边的寂静/场景让人沉醉。谁能将这声音吞下/说出澧水深情的岁月,延缓我的衰老……”这里,“水的声音有时模糊不清”,而一个“吞”字,画龙点晴,迎合人们的味觉习惯,突出了澧水的质态和动感,让其声音活灵活现,有声有形,有滋有味,从而增强了诗歌的陌生化艺术效果。

总之,长诗《澧水,澧水》倾注了诗人对澧水的满腔深情和执着爱恋,全诗突破时空的局限,用一个“情”字贯穿澧水的现实与过去,触摸澧水千姿百态的柔情,抵达澧水深邃的文化边缘,让澧水的形象如此丰盈饱满,可感可触,神奇美妙,引人入胜。这就是诗歌的力量!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桑植县作协副主席)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收藏】【投稿】 【推荐】 【打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艰辛而美丽的创新——浅评《湖南.. 下一篇散文也要细节——再读散文集《张..
      动态
      阅读
      人物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技术支持:湖南比万科技

      湘ICP备:12006529号 艺术家专线:0731-84582637